-陌子-

喜欢啥写啥。

【牛及】Trust

Trust
(一篇被拖到现在的生贺__(:3」 ∠)__对不起徹徹)

*私心借用了漫画里【全日本青年强化合宿】的设定

-正文-

-01-
‹A›
“……味之素国家训练中心?啊就是这里了!”及川彻抓着青梅竹马塞给自己的勉强能看懂的路线图,远远地看到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地。
东京都十二月的气温要比宫城县稍高,因为担心迷路,及川一下电车就小跑过来,身上此时已蒸出了一层薄汗,他松了松围在脖子上的暖色格子围巾,呼出一口白雾,放慢脚步向训练中心的方向走去。
结果还是来了啊……

半个月前。青叶城西高校第一体育馆。
“全日本青年强化合宿??!!!”
教练刚把消息宣布完,排球部内就炸开了锅。
“全――日本?也就是说……及川你被邀请去参加日本最顶尖青年选手聚集的合宿欸!”
“啊!是那个吧!全国代表!有机会拿到全国代资格的那个合宿!”
“真的假的?!”
“好厉害――”
“真有你的啊,小子!”
而处于话题中心的及川彻,在听到消息后难得没有显露出往日的轻浮,他惊讶得微微张嘴,任由花卷和松川在他身上鼓励性地捶打。
在刚结束不久的IH预选赛决赛上,青叶城西惜败于全国豪强白鸟泽,但是仅仅一年级就作为队伍的正选上场的及川彻,在那场决赛上展现出了高超的技术和优异的领导才能,让观赛者不得不感叹:及川带领下的青城将是一个全新的青城。
冷静下来后,及川深呼吸了一口,开始认真考虑。
全日本青年强化合宿……那不就是说……
“等等!既然是这么有分量的合宿,那家伙也一定会去的吧?!”
“那家伙?谁啊?”
“当然是白鸟泽的牛岛若利啊!那个怪童!”
啊――果然。一想到要跟那个牛若共处一段时间,及川就感到自己的面部肌肉僵硬起来。
“――那么及川,你意下如何?”好不容易等部员叽叽喳喳的讨论声减弱,教练再次开口,“虽然不是强制参加,但确实是绝对难得的好机会。”
“我……”及川有些迟疑。
“当然是去啊,傻子才会放弃这个机会吧?”
“就是!说不定还能刺探到那个牛岛的弱点呢,这样明年我们就有机会打败白鸟泽进军全国啦!”
“想得这么美你还不如有空多去练练发球!!”
“对不起前辈!”
……
四周又开始吵嚷起来,及川感觉到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
“小岩?”
“别告诉我你犹豫的理由是不想见到那个牛若,垃圾川!”
“怎、怎么可能!”心事被拆穿,及川心虚地加大了说话的音量,“及川大人才不会怕那头蠢牛呢!”
“最好是这样,那你还犹豫个屁啊!”
“我……”及川想了想他和牛岛在同一个场地训练的场面,不由地咽了一口口水,“小岩……”他哭丧着脸。
“蠢川!”岩泉忍无可忍,“能参加这次合宿意味着什么……你明白的吧?”
“……”意外地没有遭到暴打,及川看到了自己青梅竹马认真的表情。
“去吧。”岩泉拍了拍他的背,“你要是再考虑那些幼稚的理由信不信我揍你?”

及川抬起头,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大型训练馆。哟西,既然来了,那就好好提升球技吧,牛若什么的就随他去――
“小小、小牛若??!你怎么会在这里??!!”不不不我明明应该装作没看见他然后绕路进去的……及川懊恼地想。
“?”被叫到奇怪昵称的人回过头,“及川。”
“不要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啊混蛋?!!”
“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我和你都在这里。”
“……”
我现在走还来得及吗?

‹B›
当看到及川彻好好地在训练馆里跟所有人一样练习时,牛岛若利莫名地松了一口气。还以为他不会来了,看样子是自己多虑了。
他会有什么样的表现呢?这样想着,牛岛心里按捺不住地期待了起来。
大半个月前IH预选赛上的场景还历历在目。
他毫不意外地在决赛场上碰到了及川彻,对方穿着青城薄荷绿色的队服,与自己只有一网之隔。那双棕褐色的眼眸里迸发出斗志的火苗,把牛岛的心烧得滚烫。
比赛开始的哨声响起。
抛球,助跑,跳跃,击球。
发球行云流水般地一气呵成,没有任何多余的动作。
随着“咚――”的一声巨响,排球砸在己方的后场,向场边弹去,而后场馆内爆发出一阵欢呼声。
青城先拿下一分。
排球再次被刚刚发球得分的人接住,牛岛看见他用力拍了拍球,把球举到面前,然后他对上了那双琥珀色眼眸。
及川彻。牛岛默念着那个人的名字,他感到空气热了起来,手心也开始发烫。
及川的第二次发球被白鸟泽接了起来,随后二传手把球托起。
“牛岛君!”
助跑,起跳,挥臂,扣击。
排球冲破对方坚实的拦网,以不输于一开始那个发球的力道砸到对方场内。
一秒的寂静后,场馆里再次欢呼声雷动。
比分瞬间被扳平。
“可恶……不愧是小牛若……”牛岛看见那双漂亮的眼睛瞪着自己,“你给我等着,今天就要打败你!!!”
那就来试试吧。牛岛直视他。
比赛打得比想象中要艰难得多,但这不影响白鸟泽获得最终的胜利。当最后一球狠厉地砸到地上,比赛结束的哨声吹响时,牛岛有些恍惚。
结束了。
他下意识地看向及川的方向,只见对方低着头,拳头紧紧地握着。
及川表现得很好。他默默地在心里作出评价。发球的威力、托球的精准度、敏捷的反应力以及果敢的策略,无一不向牛岛传达出相同的信息:他变强了,青叶城西的及川彻比北川第一的及川彻还要难对付。
牛岛想起及川托球的样子:双膝微屈,上身稍稍后仰,手臂弯曲,双手虎口相对形成刚好能包覆住排球的形状,触球的一瞬腕臂一抬,手指精准发力,把球托到扣球手最想要的位置。
想接一次及川的托球。当时的牛岛看着自己的左手,莫名其妙地动了这样的念头。
“小牛若,你可别太得意了!下一次一定会打败你!”
牛岛闻声抬头,不知何时及川已经走到了自己面前。隔着球网,他看到了对方微微翘起的发尾,被汗水浸湿的刘海,以及那双不曾向他透露过一丝友好的、此时正泛着水光的眼睛。
他觉得自己要被吸进这双眼睛里了。
“我拭目以待。”

合宿的日常训练内容以自由组队打练习赛为主。与不同的人配合可以让每个人了解到自己的长处与短板,也有利于队员间相互磨合与学习。
“嘿!嘿!嘿!牛岛同学,我们来比比今天谁得的分更多吧!”
枭谷学院的木兔光太郎。牛岛记得这个人,他虽然看起来不太正经,但打起排球来却有着丝毫不逊色于自己的强大攻击力。他向木兔点了点头,默然接受了他的挑战。
“牛岛同学,可以和我们一队吗?”走过来的是森然高中的自由人,身高一米七左右,牛岛记得他好像叫山本。
“好。”
牛岛并不是太在意和谁组队,在这里的都是全国顶尖的选手,无论与谁作为队友或者对手,都能得到很好的磨练。要说在场有谁是他想要与之组队的,那只有一个人。
不过――
及川彻从一开始就不打算和自己组队。这是牛岛若利的直觉。
直接去找他肯定会激怒他的。牛岛难得沉住了气。他走向了自己那边的半场,不出所料地感受到了来自对面的充满敌意的目光。
没关系,才刚刚开始,以后会有机会的。他想。
――只是他没想到这个“机会”来得这么快。
“及川,你和对面的岛田换个位置试试。”几局打下来,一直站在一旁观察的男子代表队教练突然提出要求。
“教练?你是说……让我到他们队去?我们队刚刚明明配合得很好……”上一秒还在为又输了一局懊恼的及川带着僵硬的笑容望向教练。
“是啊。想看看你和不同的人配合能做到什么程度。你有什么异议吗?”微笑中带着不容抗拒的威压。
“……没有任何异议。”
不知是因为及川吃瘪的样子太过有趣还是因为自己如愿以偿,牛岛突然有了一种想笑的冲动。但他仍维持着面无表情的状态,看着那个人磨磨蹭蹭地走到自己这一边。
“请多指教,及川。”
“……你可别误会了,小牛若,及川大人才不是为了你而过来的。你听好了,我们是敌人,我迟早会打败你!”
他一脸的不友好,像一只张牙舞爪的猫。


-02-
‹A›
在听说自己要和牛岛若利组队时,及川彻是拒绝的。
要不是因为教练的表情太可怕,他是绝――对,不会同意跟对面的二传手换位置的,绝对!
可恶,不好的预感果然发生了。他瞄了一眼牛岛,对方还是像以前那样面无表情,可是他怎么就看出了一点暗爽的色彩呢?一定是错觉吧错觉。
因为临时换人,教练给了他们五分钟作战略调整。
“哟,来了个不得了的人啊。”说话的是一个二年级的学长,打副攻的位置。及川从他的眼里看出了敌意。
再看看其他几个人,有不少都向他投来戒备的目光。真是的,全国的人怎么一个两个性格都这么恶劣啊……
“前辈真是过奖了……”他摆出了招牌式的笑容,“无论如何,我们现在是队友了,不团结一致的话,可是打不赢对方的哦?”
“哼。你以为只靠些投机取巧的小伎俩就能赢吗?”
喂喂喂……就算我刚才用二次进攻破解了你们的拦网,你也不用这么记仇吧,真的是学长吗……及川无比汗颜。
“安啦藤村,你跟小学弟较什么劲啦……抱歉啊及川君,他就是这个样子的,其实是个好人哦。”一个个子稍矮的学长走过来,从校服看跟藤村来自同一所高校,及川回想起来,他叫山本。
“喔,没什么――”及川保持着微笑,心里却开始冒火,他居然说我的策略是投机取巧……
“并不是小伎俩。”
咦?是谁说出了他的心声??
等等这声音有点耳熟,不会是――
“针对场上状况做出符合队伍利益的选择,是二传手必备的优秀素质之一。觉得投机取巧,只是因为你眼界不够。”
救命啊这头蠢牛在说什么???!!及川感到崩溃。
等等……他不会是在……维护我吧……?
“哈?你说什么,小子?!”
“我只是在陈述事实。”
“你――”
啊啊啊不管怎样总之要先让他闭嘴!!!

最后在山本和及川共同的教育……呃调解下,这个小插曲总算告一段落。及川赶在最后两分钟内根据先前比赛的印象稍微做了战略部署。其实这一队的人员配置很好,只要稍作调整就能发挥出很强的整体实力。
由于赛前的小摩擦,及川的队伍并没有很快地进入最佳状态,三局下来,他们暂时落后对手一局。但强者相遇总是很容易激起好胜心的,即使知道只是练习赛,也会像真正的比赛那样全力以赴。
尽管心里有一万个不情愿,及川还是偶尔会传球给牛岛,他不断告诉自己这只是战术需要,但却不得不承认牛岛强有力的扣球是他们制胜的重要武器。
打到后面队伍渐渐进入状态,他们拿下了第四局。及川喘着气,心想这群排球笨蛋也太认真了吧,不过我好像也没有资格说别人……他的目光游移到不远处的牛岛身上,对方正仰起头喝水,凸起的喉结上下滚动着,汗珠顺着脖颈的曲线流下,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性感。
等及川反应过来的时候牛岛已经向自己的方向看了过来,及川心虚地想移开视线,想了想又较劲似的直视回去,牛岛的目光里带着让他莫名战栗的热切。
“好了好了,休息时间到,都上场吧,让我看看你们这群小子能做到什么程度。”在一旁与指导老师交流的教练开口,赶鸭子似的把他们赶上场。
小牛若……刚刚是不是想说什么?
及川回过神来,发现牛岛已经站在球场里了。

决胜局打得异常胶着,双方的比分都已上了20,但仍没分出胜负。对面的木兔光太郎进入状态后发挥极好,他的直线球和大斜线给及川他们造成了很大的压力。
在及川的一次二次进攻得分后,他们进入了赛点,但对方的防守滴水不漏,他们连续两次进攻都未能得手。
真难缠啊。全国水平的选手果然不一样。及川觉得再这样下去对己方很不利。
“木兔!”对面那位名叫岛田的二传手大喊,随后把球传向木兔的方向。
蓄满了力的排球高速旋转,直冲向己方的场内。
糟了,来不及救――
眼看着球就要落地,一只手从后方几乎贴着地板伸过来,惊险地把球救起。
“接的好,山本学长!”
“拜托了,及川!!!”
排球向一个刁钻的角度飞去,及川追过去。这是决定胜负的一球,他心想。
那么,要由谁来决胜呢?
他不愿意承认自己心中给出的答案。
“及川!!!”
他听到那个人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来不及思考,来不及犹豫――也不必犹豫,身体比大脑先一步做出反应。
“小牛若!!!”
一个身影划开了空气里飘浮的尘埃,如飞鸟般腾跃而起,当那刚健有力的左臂挥起的时候,及川觉得自己看到了他身后的翅膀。
那一刻,他久违地觉得那个背影遥不可及。
咚――哒、哒、哒……
是球落地的声音。


‹B›
“啪”的一声,盛满了饭菜的餐盘被拍在了自己对面的桌子上,牛岛抬起头,看到了一个意想不到的人。
“及川?”
“怎么?及川大人赏脸陪你吃饭,很惊讶么?”及川示威似的在他对面的位子上坐下。
非常惊讶。牛岛这样想着,什么也没说。
“咦?牛岛和及川?”
身旁有人经过,牛岛一看,竟然是山本和藤村。说话的是山本,旁边的藤村一脸不耐烦,看起来想催自己的同伴赶紧走。
“你们一起吃饭啊,关系真好。”山本随口一说。
牛岛点了点头。
“关系才不好啦,还有小牛若你点什么头??!”及川大喊。
“明明就很好嘛,今天练习赛最后那个配合进攻也是,超――厉害的,我都被吓了一跳呢。”
“走啦山本跟他们废什么话啊。”
“所说我们的关系真的一点也不好啊喂――”及川还想解释,那两个人已经走远了,“真是的,小牛若你也说句话啊……”
“?不是你自己坐过来的吗?”
“你还是闭嘴吧。”
“……”
牛岛看着自己对面的人,他正赌气般的低头吃饭,从牛岛的角度可以看到他的发旋,以及不安分地翘起的发尾。
“及川。”
“闭嘴。”
“……你是不是想说什么?”
“……”埋头苦吃的人抬起头,脸颊因为咀嚼饭菜而鼓起,眼里流露出惊讶的色彩,“小牛若你,为什么在这种时候那么敏锐啊?!”
“直觉。”
“你是动物吗?”
“……”
“嘛,其实也没什么。”及川把碗里的最后一口汤喝完,放下碗筷,“今天那个狐脸男挑衅我的时候,小牛若帮我说话了吧?”
狐脸男……牛岛认真想了想,认为及川指的是藤村。
“你果然是个大笨蛋,他对我的敌意更明显了好吗?!”
“我只是实话实说。”牛岛皱了皱眉。
“……我就知道你会这么说。”及川一副伤脑筋的样子,“总之,呃……总之还是谢谢你。”说出来后他大概是觉得别扭,马上又补了一句:“你可别误会了啊小牛若,我说过了,我们是敌人,我绝对要打败你!!!”
我们是敌人。我要打败你。在牛岛的印象里,及川几乎每次与他见面都会这么说。他承认,他是喜欢及川斗志昂扬、绝不服输的样子的。但是、但是――他们一定要做敌人吗?牛岛不止一次这样想。他清楚及川对他的敌意,从中一开始到现在,也许更远的将来也一样。刚结束的那场练习赛的最后,他喊及川确实是出于紧张状态下的头脑发热,但在他喊出那个名字的一瞬间,他莫名地笃定及川会把球传给自己。那个球的分量与自己先前接到过的完全不同,因为承载着信念与希望而变得沉甸甸的,由自己亲手收获,那样的感觉妙不可言。
“及川。”他叫住放了狠话就准备离开的人。
“还有什么事?”被叫到的人一脸不耐。
“我可以相信你吗?”
“什么?”
“对不起,我是说……”
你还能与我并肩为战吗?你还能在赛场上叫我的名字吗?你还能、你还能――
“你还能,给我托球吗?”
说出这句话后,牛岛看到了及川一脸见鬼的表情。
“小牛若,你最近是不是变奇怪了?”他瞪大了眼。
“……”
“可以是可以啦……”他看起来若有所思,“不过――合宿期间限定哦!!”
“……好。”


-03-
‹A›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间就到了合宿的最后一天。
“这几天,在不熟悉的场地与不熟悉的队友训练,辛苦大家了。这次的集训探索成分比较多,希望大家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进步方向。在竞争下共同进步才是理想状态,大家一起努力吧!”
“是!!!”
等教练做完最后的总结,大家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训练馆。及川彻走到场边,收拾起自己的东西。
“下次再会啦,及川。”山本从他身边经过,“跟你合作感觉很好,藤村也是这么认为的。”
“我才没有这么想!!!”
“喔,谢谢你们啦,再会!”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及川有点感慨,短短五天的合宿,就可以让原本素不相识甚至完全敌对的人成为可以信任的伙伴,不过,今天以后,他们又是敌人了――他和牛岛也是。
及川回想起这并不长的五天,觉得不可思议。原来他和那个“最最讨厌的小牛若”也是可以和睦相处的吗?他们在练习赛上用眼神交流,打出近乎完美的配合;在自主练习时比谁练得更晚,最后被指导老师赶回去睡觉;在吃饭时他把不爱吃的胡萝卜全部夹给牛岛,对方说这样会营养不均衡却还是默默吃掉……及川甚至有时候会想,其实像这样好好相处也没什么不好。但他忘不了合宿的第一天,在他看到牛岛击出最后那一球时,他竟有了“幸好和这样的人是队友”的想法。他为自己这样的想法感到恐惧,从那一刻起他就明白,他们只能是敌人,他和牛岛,只能是追赶与被追赶、挑战与被挑战的关系,只能相互撕咬、你死我活。
算了吧,都结束了。及川自嘲地想。
“及川,你还没走?正好,过来一下。”
及川抬起头,竟然是合宿的指导老师。
“老师?有什么事吗?”
“教练找你。”

及川从指导员的办公室走出来时天色已暗,他拎起挎包准备离开训练馆,却在出口处看见了一个熟悉的高大背影。
“小牛若?你怎么还在?”不会是特地等我吧……
“一起走吧,及川。”牛岛侧过头来,室外昏暗的光线使他的面部轮廓看起来柔和了许多,“回宫城。”
“……哦。”
回宫城的电车上他们一路无言。天黑得早,车窗外此时已是一片霓彩,两旁的路灯随着电车的前进而有节奏地从眼前掠过,及川倒映在车窗上的面庞也因此而光影交错,晦暗不明。
左肩上突然传来了一种负重感。及川侧过头,发现原本靠着椅背小憩的牛岛正歪在自己身上。这个暧昧的姿势让他们看起来亲密无间,及川有些抗拒地想往回缩,但在看到牛岛毫无防备的睡颜时却又于心不忍。
为什么可以这么放心地靠在我身上啊,这头蠢牛。他泄气地想。
“及川,我可以相信你吗?”
突然跃进脑海的话让及川吓得差点蹦了起来。
及川彻知道牛岛若利对他的执念。从国中开始,他们就在赛场上多次相遇,直到现在,他一次也没有赢过牛岛。牛岛曾不止一次地向及川直言自己对他的欣赏,“我很中意你的排球”,他这样说。他也不止一次地表明希望及川能到自己的队伍去,但及川知道,如果不能战胜牛岛,他就无法肯定自己。现在的自己还不够强大,所以牛岛擅自强加在自己身上的情感――无论是欣赏与信任,还是疑惑与不解,他都负担不起,承受不来。
真是的,重死了。
他看着靠在他身上的人想。

‹B›
牛岛若利是被推醒的。
“到站了蠢牛,快给我醒醒。”
他睁开眼,看到了及川彻一脸嫌弃的神情。他意识到自己靠在及川身上睡了一路。
“抱歉,我压到你了?”
“你还好意思问?及川大人的肩膀现在还是酸的!!!”
“……很重吗?”
“超级重!!!”
“抱歉。”
他们吵吵嚷嚷地走出了车站,在一个分岔路口前停下了脚步。宫城下着小雪,雪花纷纷扬扬地从城市上空洒下。有人骑车从他们身边经过,挟卷起一股寒冷的气流,让飘落的雪花打起了旋。
“就到这里吧,我要走这边。再见啦,小牛若。”
“等等及川。”他有些急切地叫住他。
被叫住的人不明所以地回头:“怎么了?”
“你还是不愿意来白鸟泽吗?”
“啊――真是的。”及川彻看起来一脸头疼,“我还在想你会不会是要说这个。”他转过身,“我说过了,不可能――你问我多少次都一样!!!”
“为什么?”牛岛不解地看着他,“即使是这次合宿之后也还是那么抗拒吗?你也看到了,我们打练习赛的时候明明可以配合得很好。”
他看到及川笑了出来:“牛岛,你错了。正是因为这次合宿,我才真正认识到到你我只能做敌人这个事实。”及川拍了拍自己的发顶,把飘落在上面的雪花扫下来,“这次合宿让我看到了宫城以外的世界,认识了许多全国各地的厉害家伙,也让我意识到了自己的狭隘与渺小。可是小牛若,如果我不打败你,我就不可能走得更远。”
“一定要通过这种方式吗?”牛岛不解。
“一定要的。而且小牛若,”及川上前一步,直视着牛岛的眼睛,“你给我记住了,我不会成为你的翅膀。”
及川的嘴角仍是上扬的,可牛岛却觉得他要哭了。
“就是这样。再见。”及川甩开他。
牛岛看着那个高大却略显单薄的背影渐行渐远,他没有去追。
自那以后的两年里,牛岛再也没有在除赛场以外的任何场合下见过及川。


-04-
‹A›
当及川彻走进IH预选赛会场的观众席时,乌野与白鸟泽的决赛已经进入了第五局。
居然能打到第五局吗……还挺不赖的嘛,乌野那群臭小子。
“什么啊,原来及川你在啊?”场上的比赛打得正火热,及川突然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你不是说不管哪一队赢看了都火大,所以不来看了吗?”
来人是他的青梅竹马岩泉一。
“但不管谁赢,我都想看到输掉那方怂爆了的糗样啊!”及川答道。
“你简直渣到骨子里了。”岩泉一脸唾弃。
场上的比分十分胶着,白鸟泽在暂时领先的情况下被乌野连追两分反超,被迫叫了一次暂停。
“真少见啊,那个白鸟泽居然会被逼到这种地步……”就算是我们也没试过跟他们对抗那么久。这样想着,及川感到有点忿忿不平。
“乌野的风格真的很杂,我头一次看到那个眼镜仔做横移攻击。”岩泉神色复杂地说。
“就像我们没法放弃高完成度的时间差攻击,白鸟泽也无法偏离强调个人技术的球风。所以我们才会被称为豪强啊。”及川认真地开口,“不过,乌野大概没有所谓必须要坚持的风格吧。”新生乌野的作战风格,及川在前一天便领教过,那种不断尝试新事物的胆魄,实在给了他不少“惊喜”。
传统稳健的白鸟泽与创新冒险的乌野……
“不管谁赢都让人不爽啊,两边都输掉算了。”
“你确实渣到家了。”
暂停结束,及川把目光投向了白鸟泽,他看到牛岛若利甩下搭在脖子上的毛巾,挺直腰杆站了起来。那是他曾见过很多次的、王者般的姿态。
骗人的吧……那个小牛若……在笑?
及川怀疑自己出现了幻觉。
场上比赛继续,及川突然开口问了一句:“小岩觉得哪边会赢?”
“……我哪知道。”岩泉皱了皱眉,“不过……虽然这么说很讨厌,但是我果然还是没办法想象白鸟泽输的场景啊。毕竟我们一次也没赢过他们不是吗?”
“……说得也是啊。”
输了比赛的小牛若,会有什么样的表情呢?
及川无法想象。
在他的印象里,牛岛若利从来都是球场上的王者。尽管知道白鸟泽在全国的赛场上一定也吃过败仗,但从未进入过全国战场的他,确实不曾见过牛岛在赛场上有任何一丝动摇或软弱的神情。从国一到高二,及川见过的,只有牛岛在球网对面傲视一切的睥睨眼神,以及他直到最后一刻也毫不松懈的坚定神采。他知道,牛岛与自己是不同的。无论他如何努力,最多最多也只能触碰到凡人的上限,而牛岛从一开始就是站在天才的高度,他们之间的沟壑只会越来越大、大到无法逾越的地步。
他想起高一的那次合宿,他在最后一天被国青的教练叫去谈话。
――“及川,你是一个非常优秀的二传手,至少在这几天里,我看到了你突出的控球技术、良好的组织能力和极高的精神力。虽然有些话现在说不太好,但我觉得有必要告诉你:你的排球之路可能要比别人坎坷,但是希望你千万不要因此而否定自己的努力。”
他也记得高二那年他们输给白鸟泽后,他去找青城的教练倾诉对前路的迷茫时得到的回答。
――“拥有比自己更优秀才能的人,从出生起就与自己不同,想要颠覆这个差距,无论付出或拥有怎样的努力、苦功、同伴,都是不可能的。这种话,等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再说也不迟。”
他知道,自己也肩负着许多人对他的期许。为了回应他人的期待,也为了满足自己的追求,他只能再努力一点、更努力一点。可是,无论如何努力,他都无法逾越那道鸿沟,在努力得到回报之前,他已力不从心,他已被过于沉重的期待和过于深刻的自卑压得喘不过气来。
“我可以相信你吗?”
可我连我自己都信不过啊。

拖长的哨声把及川的思绪拉回现实。
“比赛结束――”
“乌野高校,确定进军春高全国大赛!!!!!!”
随之而来的是响彻全场的欢呼声。
“真的假的啊?那个白鸟泽居然输了……”
“不过乌野的表现确实很让人惊艳。”
“说的也是。”
……
前来观赛的人们仍津津有味地讨论着刚刚结束的比赛,他们陆陆续续从观众席上离开。及川站起身,远远地看到了那个他无比熟悉的身影,牛岛若利的脸上看不出情绪的起伏。
什么啊,真是一点也不有趣的表情……
“牛若你这混蛋,脸上敢不敢表现得不甘心一点啊。”就像先前我输给你们时一样,表现出更加不甘、更加痛苦的表情来啊。
看到自己无论如何都无法战胜的对手输了之后,你开心吗?及川彻扪心自问。
不,怎么可能。
这种事情,如果不是由自己做到的,又怎么可能甘心,怎么可能由衷地高兴啊?!!
牛岛若利或许尝到了败北的滋味。
但及川彻依然从未战胜过他。


-05-
‹B›
牛岛若利没有想到会在宫城的图书馆门外遇到及川彻。
及川少见的戴了眼镜,手上拿着看起来像是复习资料的书本。
牛岛在与他相隔两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脚步:“及川。”
“咦?这不是超级讨厌的小牛若吗?!你怎么在这里?”被叫到名字的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对他不甚友好。
“被教练要求去给合宿的一年级生做陪练,刚刚才从学校出来。我每天都要经过这里的。”牛岛诚实地回答,“你来图书馆?”
“毕竟已经从排球部隐退了,及川大人也是要好好学习的呀。”他晃了晃手里的书,“你以为每个人都像你一样可以凭借全国代表的资格被保送吗?”
“……”
“既然小牛若每天都要经过这里,那我下次可要换个地方复习才行啊。”
他即使是这种时候也不忘记针对自己,牛岛迟疑了一下,叫住了准备扭头就走的人:“及川……能一起吃个饭吗?”
“你今天又哪根筋搭错了?”
“……我想和你谈谈。”

热腾腾的豚骨拉面被端上桌,看起来十分浓郁的高汤和色泽鲜亮的溏心蛋让人食欲大开。
“没想到这里还有一家这么棒的拉面馆,小牛若是怎么知道的?”及川不客气地动了筷子,“我开动啦。”
“之前天童带我来过。”他看起来并不怎么抗拒,这让牛岛感到有点开心,“如果你喜欢的话我们以后也可以一起来。”
“才不要。”
“……”
没有什么比一天的劳累过后来一碗超大份拉面更让人感到满足,牛岛和及川面对面坐着,专心地跟自己面前的拉面作斗争。面汤的热气扑到脸上,暖暖的很舒服。
“谢谢款待!”
结账的时候及川坚持不让牛岛付自己那份的钱,“我才不想欠小牛若什么呢。”他这样说。
走出拉面馆后他们无言地并排走了一小段路,牛岛斟酌着要怎么开口才能让及川耐心地听完他的话。
输给乌野以后牛岛想了很多,仍然没有想明白他们落败的理由――他本来便不擅长考虑这种事。或许正如及川所说,“你要是一心盯着我的话,很有可能在意想不到的地方遭遇滑铁卢哦。”他觉得自己或许是六年来第一次站在了与及川同样的立场,作为一个败者,说出“下次一定赢你”这种话。不,他从不认为及川是失败者。直到现在,他仍认为及川应该去到更好的舞台发光发热。
“所以说……小牛若你到底想跟我说什么啦??!”走在自己旁边的人终于忍不住打破沉默,“擅自把别人叫来又一句话都不说,你搞什么啊??”
“及川,你要不要考虑……”
“我话先说在前头――”没等牛岛说出完整的句子,及川一个跨步走到他前面,而后转过身与他面对面,“如果小牛若是想说希望我能跟你报同一所大学之类的话,我劝你闭嘴。”
“……”
“哈?不会被我说中了吧?”
“A大是一所很好的大学。”牛岛尝试换一种表达方式,“它有其他许多大学不能企及的优势资源和良好平台,以你的才能……”
“就应该去那里读大学?”及川打断牛岛的话,“小牛若,你的这套理论我听得耳朵都起茧子了,能不能有点创意?”
“我原来确实是这么想的。”
“所以说你叫我来根本毫无意义……你刚刚说什么??”及川以为自己听错了。
“我说――那是我原本的想法。”
“那现在呢?”
“我没有期许能说服你,及川。反正你从来都是跟我对着干的。”牛岛的声音低沉了起来,一阵晚风吹过,树叶摇晃的沙沙声把他的尾音堙没,“老实说,我曾经非常希望能与你成为队友,在高一那次合宿与你合作之后,这种饥渴更是被推上了巅峰。我的确渴求着你,但这并不意味着你会为我做出任何改变。”
“你这家伙不要突然就自说自话……”
“但是后来我想明白了,我渴求的不仅仅是球场上的你,不仅仅是一个优秀的二传手,而更是及川彻这个人本身。”牛岛没有理会及川的抗议,自顾自地说下去,“你不必为我做出任何改变,未来的你是与我为友还是为敌,我已经不那么在意了。你不需要成为我的翅膀,因为你自己本就可以飞得更高。”
“这都什么跟什么……”
“但是及川,”牛岛的音量突然大了一些,“你不应该只有这种程度。如果你还喜欢排球,如果你还在意自己的未来,就应该找到一个能让你的才华得到最大程度施展的地方。”他定定地看着及川,“只有这一个想法我是不会改变的。”
及川愣愣地看着一脸认真的牛岛,突然扭过脸低下头:“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是想去哪就能去的啊……你以为……”
他顿了顿,突然自嘲地笑了:“牛岛,你不会是觉得自己也输给了乌野,所以就能理解我的心情了吧?”他抬起头,语气有些激动,“那你也太小看失败了。”
“我没有那个意思。”
“小牛若,我跟你和小飞雄是不一样的。”及川似乎想要稳定一下自己的情绪,“你们的人生道路从一开始就是为排球而铺设的,你们需要做的,只有昂首挺胸地向前走而已。可是我不同,如果我要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排球之路,我还得翻过万千座山、爬过万千条沟壑,弄得自己伤痕累累,疲惫不堪。所以、所以……”
及川的声音哽咽了,牛岛看着他即便如此仍倔强地瞪视着自己,他感到心脏骤然紧缩。
蓦地,他张开双臂,用力揽住了眼前因情绪起伏而微微颤抖的身躯。不顾对方惊慌的反抗,牛岛用右手把他的头摁在了自己的胸前,左手则轻抚起他的背脊。
他感觉到怀里的人渐渐平静了下来。
“如果你的理由是所谓天才与凡人的差距,那你也未免太小看自己了。”牛岛靠在及川耳边轻声说。
及川的手在一瞬间握成了拳,而后又松开,牛岛的眼睛没有放过这个小动作。他接着说:“在我眼里,你也具备天才的素质。”
“我……”
“所以――为什么不相信自己呢?及川。”
他感到拥抱着的身躯僵了僵,而后有湿意在胸口附近蔓延开来。


-06-
正是樱花盛开的时节。
参加完A大的入学式,牛岛若利独自走在前往学校体育馆的路上。校道两旁的樱花树此时已是一片樱粉,偶尔有花瓣落在他的肩上,他便轻轻拂去。
他突然想到了及川彻,那个自上次在图书馆外偶遇以后他就再也没见到过的人。他会去到什么大学呢?不久之后是不是又会在赛场上看到球网对面的他呢?他……
牛岛无法否认内心的某种不太可能实现的期待。
大概是刚开学的缘故,体育馆附近的人并不多,跟其他地方比起来算是清静。馆内传出球鞋与地板摩擦的声音,以及类似排球落地的声音,在牛岛听来十分悦耳。
牛岛踏进体育馆的门口,一个排球滚到了他的脚边。
是未来的队友吗?
他拾起球,一种强烈的预感突然闯入,让他不受控制地心跳加速。
“真慢啊,小牛若。”
熟悉的声音在自己前方响起。
他猛地抬起头,预想中的人就这样出现在他眼前。那个人有着发尾卷翘的栗色头发,身躯挺拔体态修长,双腿套着黑白的异色护膝,更重要的是,那个人有着自己最喜欢的、充满斗志与坚定的琥珀色眼睛。
“及川……?”他甚至用了疑问的语气,因为这一切都显得太不真实了。
“你搞什么啊?一副蠢样。”
“抱歉,太惊喜了。”
及川扑哧地笑出了声。他从牛岛手里接过排球,向上抛起又接住。旋即,他双手抓着那颗球,看向了牛岛的眼睛。
“小牛若。”
“?”
“我可以相信你吗?”他说得很认真。
我可以和你一起前进吗?我可以和你一起去更高更大的舞台吗?我可以在比赛的紧急关头,毫不犹豫地给你托球吗?
“――我可以相信,有你的未来吗?”
牛岛惊讶得愣在原地。
随后,他回以那个人同样坚定而热切的眼神。

“我求之不得。”

-end-

2017.7.24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0)
热度(101)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