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牛及】我眼中的你

我眼中的你

 

(给牛牛的生贺,但是篇幅超出了预期,所以又超时了对不起TAT)

 

*带了一点〖问卷体〗的设定,迷之脑洞

*啰嗦又冗长()

*一点也不严肃

 

 

-正文-

 

“[问卷调查:你眼中的若利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这什么玩意儿??!”青叶城西第一体育馆的更衣室内,衣服换了一半的及川彻一边往下扯着衣角,一边举起花卷贵大递给自己的一张纸,当看到上面写着的内容时,他不禁吐槽出声,“还‘若利君’,呜哇这称呼好恶心……!”

“在我看来你的‘小牛若’也挺恶心的。”一旁的松川面无表情地说。

“阿松好过分?!”及川想反驳却无力,“……所以说这是要干什么啦?”

“白鸟泽那个河童头的一年级小鬼送来的,我刚去校门口拿快递刚好碰到他,他好像是从学校跑步过来的,说是什么和学长玩大冒险输了……”把不明信件带去排球部的花卷开口解释,“总之他说请认真填写,这周五会再派人过来收信封。”

那个学长一定是天童觉,及川默默地在心里想,“……所以说这种垃圾信件为什么不直接扔掉?”

“那样岂不显得青城很小气?”

“及川你想在这种地方公报私仇吗?”

“及川学长好过分!”

莫明遭到围攻的及川彻感到很委屈:“你们到底是哪个学校的人啊喂?!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填的!!”

“及川你不填还能有谁填??在这里最了解那个牛若的是你吧?!”花卷说。

“就是啊,主将大人?”松川一脸促狭。

“我也觉得应该是及川学长填。”一旁的国见难得地参与进了讨论。

“这种时候你们倒是想起我是主将来了啊??!还有我一点也不了解那头笨牛!!!”

更衣室顿时吵嚷起来,没有人愿意接下这份苦差。

“嘛总之――”本来一直没说话的岩泉一终于忍无可忍,“只用派个代表填就行了对吧……那今天的练习里表现最差的人就给我来填这份问卷,这样行吧?”

看到自己队的Ace发话,没有人敢发出异议。

“还是小岩对我最好了――”在其他队友的冷漠中,及川终于感受到了友情的温暖。

 

一个小时后。

“等等小岩!你听我解释!!!”及川彻看着自己青梅竹马铁青的脸,心虚地对他摆起一

张哭脸,“我我我发誓下一次一定会成功的,相信我,再来最后一次!!!”

“你给我滚远点!!”岩泉黑着脸捂着后脑勺,“我可不想再被你的杀人发球砸到第四次!!!”

“小岩……”及川跟着岩泉追到更衣室,刚想继续软磨硬泡,脸上就被糊了一张纸。

“给我把这个给填了。”岩泉一点也不吃及川这一套。

皱了的灰白色纸张掉落在地,及川一脸颓丧地弯腰捡起。

[你眼中的若利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上帝啊,饶了我吧――

 

心不在焉地扒完碗里的最后一口饭,及川彻扔下一句“我吃饱啦”就转身上了楼,甚至没有听到自己母亲“阿彻你今天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的疑问。

从书包里掏出手机,还没解锁的频幕上已经不断地弹出消息,来源是青叶城西排球部的聊天群。

“及川,不要忘了完成任务哦。”来自花卷。

那还真是劳烦你提醒了......

“我们在这样的事情上也相信着你哦,主将大人。”来自松川。

这种信任才不需要啦!

“加油,及川学长。”来自金田一。

果然还是我们的一年级比较可爱......

“要是敢交出有损青城形象的答卷我可是要揍你的,混蛋川!”来自小岩。

不不,问卷是匿名的所以不用担心啦小岩......

......等等??!

匿名问卷??!

及川从座椅上弹了起来。

也就是说......不管写什么都不会有人知道是谁吧?!哼哼......

想到这里,他马上划动手机屏幕解锁,直接用语音在群里吼了一句:“就交给及川大人我吧哈哈哈哈哈哈哈!!!”

说罢他没有理会群内“及川学长你没事吧”、“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的讨论,一把将手机甩到床上,而后掏出那张皱皱的问卷。

总之先看看都问了些什么。及川的目光扫过上面的文字。

[Q1:与对方的第一次相遇是什么时候?对对方的第一印象是?]

什么嘛,很普通的问题啊......及川感到略微松了一口气。

第一次相遇嘛......只能是排球场上了吧,唔,五年前的IH预选赛上。

第一印象?

及川陷入了思考。

回忆的闸门打开。球场干净光洁的地板、头顶略微刺眼的灯光、观众席上此起彼伏的拉拉队口号声......被无数次遗忘过又记起的场景再次重现。

及川回想起来,他对牛岛的第一印象就很糟糕。

 

那一年是及川彻作为北川第一正选上场的第一年。凭借扎实的基本功和灵活多变的战术,他们的队伍一路过关斩将,从宫城的众多强队中脱颖而出,站上了预选赛决赛的舞台。

他们的对手是多次作为宫城县代表出战全国的白鸟泽学园。

“听说白鸟泽今年招到了一位很厉害的队员。”

“真的啊?白鸟泽本来就很厉害了,再来一个天才级选手岂不是无敌?”

“也没那么夸张吧,北一也很厉害啊,但那个‘怪童’的威胁真的很大......”

“那‘怪童’叫什么名字?”

“牛岛若利。”

两位前来观赛的学生从北川第一的休息区经过,他们没有刻意收敛的声音传到了及川彻的耳朵里。

牛岛若利。

这并不是及川第一次听到那个人的名字。其他人姑且不说,但在和他一样的同期选手里,几乎没有人不知道这个名字。与生俱来的身高优势、远甚于同龄人的强大力量、不一般的耐力和身体机能,使他被众人视为难得一见的天才,并被冠以“怪童”的名号,成为了众多排球选手难以企及的对象。

牛岛若利的名字读来实在拗口,及川在心里默默地将这个多次听闻却从没见过的人叫做“牛若”。终于到了跟牛若比赛的时候了吗......这样想着,及川无意识地向对面的半场望去。

白鸟泽的选手已经开始热身,只是做着普通的托球和扣击就已经给人以无形的压力。突然,一个高大的身影如鹰隼般在球网前腾跃而起,还未来得及看清情况,便听到“咚——”的一声巨响。

原本喧哗的场地因为这一声巨响而安静了一秒。

及川怔怔地看着那个人,视线恰与对方投来的目光相撞。那个人的面部几乎没有特殊的表情,眼睛里却透出利光,浑身上下有着一种让人难以忽略的气场。这不是恐吓,却让他不寒而栗;这也不是挑衅,却让他的战意熊熊燃烧。

毫无疑问那个人就是牛岛若利。

通过刚刚那一球,饶是同类型球员中佼佼者的及川彻也意识到,牛岛身上有着一种与他、与他们大多数人都都不同的东西。从那一刻起他就觉得,他和那位“牛若”一定会合不来。而他不愿承认的是,在看到那漂亮的姿势和利落的扣球时,明明身为对手,他却在一瞬间有了想要为那一球叫好的冲动。

这样的认知让他感到十分不舒服。

而唯一可以确认的是——

他及川彻,绝对绝对不想输给牛岛若利。

 

--

夏日午后的阳光透过教室的玻璃窗打在课桌上,关不住的蝉鸣声虚虚地透过窗户传入室内,配合着讲台上英语老师笃笃地敲着黑板,不厌其烦地讲解语法点的声音,更加催人欲睡。

及川彻把一直放在课桌上的纸张折叠起来又展开,看着上面的文字,他有些心浮意燥。

[Q2:对方有没有什么给你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情?]

印象深刻什么的......比赛中的决胜扣球?不合时宜的直白邀请?和前女友分手时恰好被那个人目睹的尴尬场景?

还有、还有......

他的目光无意识地投向窗外,恰好看见一只麻雀从教学楼旁的树上飞到课室的窗棂上,短暂停歇后又扑向天空。

他想起了一件事。

大概在一个月前,他在学校附近的便利店外偶遇了牛岛若利。

拎着装有牛奶面包和运动饮料的塑料袋走出便利店时,他无意中发现牛岛正坐在树旁的一张长椅上。本想绕道就走,却又因为觉得那样会显得自己很没骨气而折了回去。

“哟,这不是小牛若吗?”他走到牛岛面前开口道,对方手里似乎捧着什么东西。

牛岛闻声抬起头,“......及川。”

“你手上的是什么?”他问。

牛岛把手伸到他面前,他看出来那是一只小麻雀。

“它受伤了。”牛岛说。

“你想救助它?”

“嗯,带回家养一段时间,再放生。”

及川很惊讶:“小牛若你知道怎么养吗?”

牛岛点头:“以前养过鸟。”

“......这样啊。”及川有点无言以对,他鲜少看到牛岛的这样的一面。

“那么,我先走了。”牛岛说。

“噢噢......”及川看着那个体型高大的人小心翼翼地护着娇小的麻雀,莫名觉得他有些可爱。

......

下课铃声将及川的思绪拉回,他愣了愣,而后有些自嘲地笑了。把这个列入印象深刻的事情里,也太丢人了吧!!!

 

--

“多谢您的惠顾。”送走便当店里的最后一位客人,及川彻收敛起脸上快要僵硬的笑容,扭了扭脖子,伸手解下围裙。这是他在自己堂姐优子的便当店打工的第三天。

“想不想赚钱啊,彻?”他记得堂姐当时是这么说的,“来我新开的便当店打工吧,会有很多可爱的女孩子哦。”

然而直到开始打工及川才发现,所谓“可爱的女孩子”,不过是堂姐用他帅气小白脸的形象招揽来的年轻的女性顾客罢了。及川虽然确实喜欢可爱的女孩子,但一大群吵吵嚷嚷的也难免让他疲于应付。一想到这里及川就有点愤然,然而他自知理亏,只能略感憋屈地低头查看收支清单。

门口的铃铛叮铃作响。

这个时间还有客人?及川有点疑惑,但还是条件反射地说出了“欢迎光临”。

“请给我一分牛排便当。”来人道。

“抱歉,只剩炸猪排便当了。”及川觉得这声音有些熟悉,他抬起头,“牛、小牛若??!”

“及川?你在这里打工?”牛岛还是穿着一身运动服,仍是面无表情,但从语气中可以听出他的惊讶。

“关你什么事。”他习惯性地摆出抗拒的样子。牛岛的出现让他想起了他那张还没填完的问卷。

[Q3:说说你们之间产生过的矛盾(如果有的话)]

这个问题可算是问对人了,他及川彻和牛岛若利之间的矛盾他三天三夜都数不过来。及川想。

“......噢。那么请给我一分炸猪排便当。”牛岛看起来已经习惯了他不友好的态度。

“不要对我提要求!!!”

“彻,你怎么对客人那么没礼貌?!”一直在料理室里的优子闻声走出来,“哎呀这不是牛岛君吗?之前帮忙卸货的事情真是谢谢你了。”

“嗯,不客气。”牛岛向优子点头示意。

眼前的情况让及川头上冒出一排问号:“你们为什么看起来好像很熟的样子啊??”

“阿彻你才来了三天所以不知道,牛岛君是我们店的常客哦。”优子回答。牛岛在一旁默默地点头。

及川彻感到莫明地火大。

“现在也不早了,我们的店正准备打烊,要不牛岛君跟我们一起去吃饭吧。”优子邀请道,“我朋友在马路对面开了一家寿司店,味道很好哦,我请客。”

“......可以吗?”牛岛看起来在问优子,眼睛却看向及川。

“......我拒——”及川刚想说话,却被优子按着脑袋打断了。

“啊,不用管彻的啦,他就是这么不坦率的。”

“谁不坦率啦——”

 

寿司店内。

“彻,你今天怎么那么安静啊,平时不是很多话说的吗?”优子意识到了气氛的沉默,似乎自从牛岛出现以后她的堂弟就不太对劲。

“......是、是吗??!”及川彻有些心虚。

“当然啊,你平时不是很喜欢跟我吐槽那个谁嘛......”优子看到一旁的牛岛也没有说话,便道,“说起来牛岛君好像也是打排球的吧?”

“是的。”

“我跟你说啊......彻他一天到晚地跟我抱怨一个人,说什么他不管怎样都赢不了那个人,还有什么那个人明明像个木头似的为什么打排球这么厉害之类的......”优子打开话匣。

“是这样吗?”牛岛回应道。

“有时候跟那个人打比赛输了彻还会来找我哭鼻子呢......”优子没有注意到及川彻越来越黑的脸,“话说牛岛君认识那个人吗?”

“不不不——那个人小牛若完全不认识啦!!!哈哈哈!!!小牛若你说是吧??!”及川开始后悔刚刚没有反抗得更坚决一点,再这样下去不知道自己的堂姐会对小牛若抖出多少事情来。

牛岛对及川突然的激烈反应感到困惑:“?大概吧......?”他觉得及川似乎并不想要否定的答案。

这时大份的寿司拼盘上了桌,色泽鲜明、摆盘讲究的寿司让人食指大开。及川仿佛看到了救星,“小牛若,今天我姐请客,你不用客气!”总之先想办法堵住他们的嘴。

“?好。”牛岛觉得今天及川的态度实在是太奇怪了。

在及川东扯西扯,极力避开有关排球问题的努力下,这顿饭还算是平淡顺利地吃完了。优子去结账,顺便跟店里的老板娘聊了起来。卡座上只剩下及川和牛岛两人,气氛再度陷入尴尬。

及川盯着自己的茶杯,茶水中倒映出自己的脸。这时,他感到有什么东西轻柔地触碰了自己的嘴角。他抬起头,发现那是牛岛的手。

“小牛若你你你想干嘛??!”他吓得差点从座椅上弹起来。

“你嘴角有没擦干净的酱汁。”牛岛实话实说。

“那你告诉我就好了干嘛动手动脚??!”

“下意识地就这么做了......抱歉。”饶是牛岛也有点受不了及川忽冷忽热的情绪,“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及川?”

及川意识到自己有点反应过激,他稍稍放软了语气:“......没什么啦,还不是你那烦人的问卷......”

“......什么问卷?”

牛岛的脸上疑惑的看上去十分真诚。什么啊,原来小牛若不知道这件事。想到问卷上的内容,及川意识到白鸟泽那群人是瞒着牛岛搞了这次活动。他又想到了第三个问题,他和牛岛存在矛盾的地方实在多得数不过来,性格的不合拍、生活习惯的差异、思考角度的不同、球队理念的对立......

然而,要说他们有什么地方是一样的——

那一定是对排球的喜爱吧。

“......及川?”

“抱歉,没什么。”

 

--

罐装的冰咖啡“咕咚”一声掉到了自动售货机的出货口,及川彻弯腰拾起,熟练地拉开拉环,冰凉微苦的液体灌进喉咙,身上的燥热感被渐渐驱逐出去。

身边好像有人过来买饮料,及川下意识地侧了侧身,不久后又听到了一声“咕咚”。

他看了来人一眼,对方正好也向他看过来,然后两人同时愣住了。

“及川?”

“濑见?”

及川彻虽然不喜欢白鸟泽,但或许是球风相似的缘故,濑见英太是白鸟泽里面他十分有好感的人。他们除赛场外交情不多,但关系意外地不错。

“你怎么在这里?这个时候不是应该在排球部练习吗?”两个人拿着饮料坐到了一旁的长椅上,及川开口问道。

“刚帮亲戚接完小孩,这会儿刚准备回排球部呢。”濑见苦笑着说,“你呢?”

“哈哈,跟你差不多,刚送了小侄子去上课外班。”说罢及川喝完了最后一口咖啡。

“看来我们都被亲戚唤作牛马使啊。”

“是啊。真惨。”

两人莫明产生了一种同病相怜之感。

“对了及川,”濑见好像突然想起了什么,“那个问卷工给你们带过去了吧?”

“什么啊原来是你出的主意?”及川想起来就头痛。

“不是啦,是天童那家伙先提出的,不过确实是我们排球部策划的......”濑见回答。

“我就知道是天童那个混蛋......”及川恨恨地说。

“怎么?问题让你很苦手吗?”濑见看见及川一脸不悦。

及川迟疑了一下:“嘛......是第四个问题啦。”

[Q4:有没有什么事情令你对对方改观?]

“啊,那个啊......”濑见反应过来,“不过也是,及川你大多数情况都是在球场上见到若利的吧,改观什么的好像确实不太容易。”

“是啊,不过就算是在球场外相遇也还是受不了小牛若啦......”及川想起了昨天在寿司店里牛岛触碰他嘴角的情景,“总是自顾自地就做出行动,根本就不考虑别人的感受......话说你们到底是怎么忍他那么久的??!”

听到他的话濑见扑哧一声笑出来,他把手里的易拉罐捏扁,投进不远处的垃圾桶里,而后道:“要不要亲自去看看呢?及川。”

“什么?”

“我是说,要不要跟我来白鸟泽看看?”

 

偌大的操场、修葺齐整的绿化带、装修精致的教学楼、明亮宽敞的学生饭堂......跟随濑见英太走进白鸟泽学院时,及川彻终于切身感受到了传说中的“贵族气息”。这就是小牛若学习和生活的地方啊,及川莫名感到有点忿忿不平。

“到了。”

他们停下脚步,眼前是白鸟泽的体育馆,它的外表与学院内的其他建筑比起来十分朴素,却给人一种大气的感觉。

“不过到头来让你看的还是打排球时候的若利啊。”濑见一边带他进入场馆,一边笑着说,“你先在这等一下,我去跟鹫匠教练打个招呼。”

及川点了点头,便环顾起体育馆的环境来,这里的场地内部与青城的体育馆看起来差别并不大。白鸟泽排球部的部员很多,六个球场里有两个被用来打队内练习赛,另外四个则留给部员自主练习,教练鹫匠锻治正坐在练习赛的场地那边监督。

他很快找到了牛岛若利的位置,那个人正在自主练习的场地练习发球。

他看着那个人将排球在地上拍打几下后双手抓住,而后单手将球抛起,紧接着助跑、跳跃、用尽全力将球向球网对面的一个矿泉水瓶的反方向扣去。一声撞击后,矿泉水瓶倒下并在地上打了几个滚,排球也飞出场外。

是非常干净利落的发球。

“怎么样,很漂亮吧?”及川闻声侧过脸,只见濑见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回来了。

“嘛......小牛若的发球还是这么蛮横.......”但确实很厉害。

“不过,及川你的发球也很厉害啊。”濑见说。

“说什么啊,明明你也是吧,白鸟泽关键发球手?”说出这句话后及川马上后悔了,“......抱歉。”

“没什么。”濑见表示不介意。

及川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问出了自己的疑惑:“濑见你,不会感到不甘心吗?”不能作为二传手以首发成员上场什么的......

“怎么可能,我可是超不服气的。”濑见答道,“我知道自己输在了觉悟上,但是没关系,因为啊——”他笑了笑,“在追求胜利这一点上,我和这些家伙都是一样的啊。”

发完球的牛岛并没有停下,而是接着拿出筐里的排球继续练习,三色的排球一个接一个地被击出,在球场上发出咚咚的声响。练习场上的其他人也大都如此,托举的、颠球的、配合进攻的都有,可见白鸟泽在队员的基本功上下了很大功夫。

十几球下来后,牛岛被教练叫了去。他们似是交谈了什么,教练便从原来坐的椅子上离开,走到了自主练习的场地来。而牛岛则站在了教练原来的位置附近看练习赛的状况。

“啊啦这不是青城的及川同学吗?”一个熟悉的响起,及川看向来人,果然是天童觉,“英太你怎么把我们的头号对手给带进来了?”

“教练已经同意了你就别来找茬啦,”濑见说,“话说你的练习完成了吗?”

“你能不能别那么没情趣啊......让我用GUESS MONSTER的直觉来猜猜,”天童凑过来,“及川同学你,难道是为了若利而来的吗?”

“不要用那种让人误会的说法啊!!!”及川开始想念他的青城了。

“别生气嘛,过来吧。”天童说着指了指牛岛的方向。

“什么?”

“去对面的场啊,在这里看有什么意思。”

“噢。”

这边的练习赛进行得很平淡,队员看起来以一二年级为主,进攻方式不算多变但都十分扎实,偶尔也会有让人惊艳的表现。

在一位部员发球失误后牛岛示意他们暂停。

“梅田。”

“......是!”被叫到的部员走出队列。

“你刚才发球没有认真吧。”牛岛用陈述语气说道,“就算是暂时领先也不要大意。”

“......是!牛岛前辈。”

“汤野滨。”

“是!”

“不要因为追不上球就放弃拦网,在赛场上是不能白白把机会送给别人的。”

“是......非常抱歉。”

......

“扑哧!”一旁的天童突然笑出声,“若利君每次教训一年级都这么直接......要吓死他们么?”

“他应该不是故意的......”濑见道,“不如说根本没法想象他用温和的办法训人呢......”

“说的也是啊。”天童回道,而后搭上了及川的肩膀,“怎么样及川同学,若利是不是很可爱?”

“哈?到底是从什么地方得出这种结论的啊???”及川抗拒地甩开他,“真是不明白,这群小鬼怎么会乖乖听那头牛的话?”

但是,为什么呢?认真观察队员的状态也好、严格教训不认真的队员也好、提出正确的建议和要求也好......这些的这些,跟自己一直以来所做的,不是如出一辙吗?

什么啊......牛岛若利不是球场上的暴君吗?他当上主将靠的不是单纯的实力碾压吗?他不是自我中心、不可一世的吗?

正在及川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排球从练习场上飞过来。

糟糕,来不及躲。

他下意识地用手臂挡住脸并闭上眼睛。

然而想象中的撞击并没有发生。及川移开手臂睁开眼,发现眼前有一只手替他接住了那个排球。

“奇迹男孩若利君!!!”天童大喊道。

牛岛把那个球抛回练习场,而后转过身。

“及川?你怎么在这里?”

“啊?我、那个......”该说什么??我来看你练习?我只是路过进来看看??不不不!!!及川有点崩溃,“总之刚才谢谢你,我......还有事先走了!!!”

“若利君,你好像把及川同学吓跑了......”天童看着及川飞快消失的身影说道。

“?我刚才不应该挡那个球?”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

 

及川彻回到家的时候濑见英太刚好发来短信:“及川,你还好吧?有没有什么收获?”

“我没事啦,谢谢啦,大概有点想法了。”他回道,顺便很想打死一个小时前那个没骨气的自己。

“那就好,明天工会去你们那里收问卷,麻烦你啦。”

“小事啦^-^”

复完短信及川放下手机,拿出那张灰白色的纸。很好,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

[Q5:若利君的生日快到了,简单地祝福一下吧!]

所以说这问卷本质上就是想筹集生日祝福嘛,搞那么麻烦干嘛啦......

及川盯着纸张,却迟迟动不了笔。

唔......祝愿你能拿到全国优胜?呸呸呸这也太违心了吧!祝你在IH预选赛上输在我的手下?虽然是真心话但已经算不上祝福了吧!祝你身体健康心想事成?这已经变成邻居大妈的祝福了吧!!!

半小时后。

“啊啊啊啊我都写了些什么啊果然还是不能让小牛若看到这张问卷!!!”他把手中的纸张揉成一团,而后掏出手机给自己的青梅竹马发了条短信:“小岩快救救我我不要交问卷TAT”

对方几乎是秒回:“你搞什么啊混蛋川,明天就是截止日了吧,填个问卷还纠结拿不拿得出去,你是不敢给男神交情书的恋爱少女吗???”

“什么情书啊小岩我可是很认真地在回答啊!”

“你简直麻烦死了!不满意就重写呗不是还有一张备用问卷吗?又没人知道是你,不是你跟我说是匿名的吗?!”

对哦......是匿名问卷。及川豁然开朗。他把已经揉成团的“初稿”随手扔进了自己的背包,而后从信封里拿出了另外一张崭新的问卷。

决定了!明天就用这张交差吧!

 

--

下午五点三十分。白鸟泽学园第一体育馆。

得到了教练提前结束练习的许可,排球部的部员们围成一团坐在地板上,他们的主将牛岛若利此时正翻阅着一沓灰白色的纸。

“......你们平时都是这么看我的吗?”

“呜哇!我第一次看见若利君那么动摇表情”天童喊道。随后整个排球部炸开了锅。

“牛岛学长,生日快乐。”

“若利你知道哪张问卷是我的吗?”

“噢噢来玩那个怎么样?竞猜大赛!!!”

“好像很有趣的样子!”

......

于是原本的庆生活动莫名其妙地发展成了【问卷答主竞猜大赛】。

[A1:相遇:路上。第一印象:哇!是JAPAN !]

“什么鬼啦......完全猜不出来啊!”

[A2:印象深刻的事:从他手里抢下了体育馆飞出的球。]

“我知道了!是乌野那个跳的很高的一年级小鬼!!!”天童用最快的速度抢答。

“哈?话说天童你为什么会知道这种事啊......”濑见不解。

“哼哼哼因为若利很关注那个孩子嘛,若利我猜的对吗?”天童一脸得意。

“日向翔阳。嗯,确实发生过这件事。”牛岛老实地答道。

“所以说为什么问卷还发到了乌野那里啊......好吧下一题。”

[A1:相遇:球场。第一印象:厉害的人。]

“真是十分正常的回答呢......”山形说道。

“不如说太正常了反而无从推测了吧......”川西补充。

[A2:印象最深刻事:去年的春高上输给了他的球队。]

“咦?那应该是全国那边的队了吧?”

[A3:矛盾:若利,今年一定会打败你们。]

“等等这完全是在宣战了吧......”

“答非所问啊?”

“会用名字称呼牛岛学长的,难道是井阀山的佐久早同学吗?”白布冷静地说。

牛岛表示赞成地点了点头。

“哦哦白布你真厉害!”

“下一题下一题。”

[A1:相遇:国一的IH预选赛上。第一印象:高高在上、目中无人、不可一世。]

[A2:印象深刻的事:他可以不用伴菜地吃下三碗白米饭。]

[A3:矛盾:性格烂、头脑迟钝、衣服的品味差、听不懂人话.....(此处省略100条)]

[A4:改观的事:偶尔还是个像样的主将吧。]

“STOP!!!停停停!!!这张是什么鬼???!!”在其他队友的迷之沉默中,天童第一个反应过来,“工!你不会把问卷发到若利的仇家那边了吧???”

“绝对没有!我都是按照天童学长的指示送的!!!”被点名的五色工感到很委屈。

“这真的不是来找茬的吗?”濑见道。

“若利你别生气,他说不定是开玩笑的。”大坪前来圆场。

“?我没生气啊。”牛岛说道,听完这张问卷的答案,他莫名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处处喜欢跟他作对的人。但他保持了沉默。

后来庆生活动以大家一起去吃烤肉作为结束,牛岛回到家时已经快十点了。

“若利,餐桌上有一封给你的匿名信,我进门的时候看到的。”他听到自己的父亲说。

匿名信?牛岛有些疑惑。他打开信封,只见里面躺着一张皱皱的灰白色的纸。

这不是天童他们给他的问卷吗?

 

--

四个小时前,青叶城西体育馆的更衣室。

“阿卷,能帮我从包里拿一下毛巾吗?我忘拿进来了。”及川彻的声音从淋浴室里传出来。

花卷贵大一边翻着他的包一边抱怨道:“及川你什么时候能不麻烦我们?”他拿出及川的毛巾,正准备递进浴室,却在包里发现了一个纸团。

咦?这张纸好像有点眼熟?

“阿卷阿卷,我的毛巾——”及川在浴室里喊道。

“是是。”他递过毛巾,而后不动声色地拿出了那个纸团,把它展开。

“花卷,你在看什么?”刚收拾完东西的送川一静凑过来,只见花卷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他看出对方正在忍笑。

他接过对方递过来的纸。

[问卷调查:你眼中的若利君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A1:初遇:五年前的IH预选赛上。第一印象:绝对不愿输给的人。]

[A2:印象深刻的事:救助过受伤的麻雀。]

[A3:矛盾:除了喜欢排球以外,其他方面都很矛盾。]

[A4:改观的事:会认真地给后辈提建议。]

[A5:生日祝福:希望你能一直打出自己想要的排球。]

......

看到最后,松川的笑实在忍不住了:“噗,这真的是那个及川写出来的东西吗?而且对象还是牛若??”

“肯定是写完自己也觉得奇怪所以没有给牛若吧?”花卷低声说道。

淋浴室的水声突然停下了,花卷和松川对视一眼,马上达成了共识。

及川,我们只能帮你到这了。

 

帮堂姐打完工后又被拉去逛超市做苦力,及川彻终于回到家时已经过了十点。他疲惫地爬上楼回到房间,瘫坐在自己的软式沙发上。

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了一条15分钟前的未读消息。在看到发件人的一刻,他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发件人:小牛若

及川,这是你给我的吗?[图片]”

手指习惯性地点开图片,还没等他来得及反悔,图片的内容已经加载了出来。

一张皱皱的灰白色的纸。

上面写着的是......

??????%#^%&%^$¥#%^#$&^%(^&%

三分钟后,牛岛收到了一条语音消息。

“才不是呢!!!!我果然还是超讨厌小牛若的!!!!!!!”

他回复道:谢谢。

很快收到了另一条语音:

“不要谢我!!!所以说真的不是我啊啊啊啊啊!!!!!!”

 

-end-

 

-过度放飞,写到后面已经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_(:3 」∠)_   

-如果有人看完真的非常非常感谢qwq


评论(11)
热度(94)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