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爆轰】融(3-4)

-03-

“不行。”

爆豪胜己干脆利落地驳回了轰焦冻提出的继续进行英雄活动的想法。

“可是胜己……”

“我都说了不行!你这家伙到现在还不明白自己的情况吗?!”爆豪上前单膝跪在轰正坐着的沙发的一侧,一手撑着沙发椅背,一手掐着轰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你昨天那个样子都快烧傻了你知不知道!!!”

轰任由他这样禁锢着自己:“我知道。”他说,“但那种情况接下来几天都不会发生了。”

爆豪被他这样子的态度气笑了:“你知道……哼,你确实知道得清清楚楚啊。”

“胜己,我知道你很生气,之前没有告诉你是我不对,对不起。”轰顺着爆豪的意思说下去,企图安抚眼前人躁动的情绪,但这并不意味着他就此妥协。

“但是,你也知道的,我的情况还没有对外界公开。”轰接着说,不动声色地把手慢慢环上了爆豪的腰部,“也就是说,在普通民众看来,我还是一个应该正常工作的英雄。胜己。”

“啧。”爆豪自然通过在自己腰部作祟的手明白了轰的征询意味,“你少给我耍小把戏。”

他不可能不知道英雄“个性失常”对公众隐瞒的原因。随着近年来“个性失常”现象越来越普遍,由该现象所引发的社会事件层出不穷,这使得七年前的那场大战结束后,长时间维持的较为安定的社会环境又增添了诸多令人不安的因素,被强势压制的敌方势力企图利用这个契机,进一步破坏已经开始松动的社会秩序。若英雄“个性失常”的事件被大量曝光,社会将会再度陷入恐慌和混乱之中。这一点身为英雄的他们都再清楚不过了。

然而,封锁消息和隐瞒事实真的能成为长远之计吗?若放任“个性失常”的英雄进行英雄活动,那么由此造成更大社会危害的风险又由谁来承担呢?

“胜己,你听我说。”轰看对方的态度稍微没那么强硬了,便接着道,“昨天是周五。”

“哈?!这我当然知道。”

“如果我症状出现的周期是一周的话,那么只要我下周五不进行英雄活动就可以了。”轰把环着爆豪腰部的手稍稍收紧,“好吗?胜己。”

“一点也不好!!!”爆豪挣脱他站起来,双手环抱在胸前,“你怎么知道那个周期一定准确?万一提前了呢?你几次发烧也不全是周五吧?”

“可我必须得工作。”

“啧。”这个人一向知道怎么磨尽他的耐心与脾气,爆豪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你的状况你自己最清楚,要是发现哪里不对给我立刻!马上!停止你在做的事情!不管是什么!!!”

“好。”

 

--

轰焦冻踩着自己制造出来的冰走进刚刚遭受洗劫的超市,很快在收银台旁找到了被冻住的收银员,他用左半边的个性替她解了冻,用安抚的语气对她说:“抱歉,让你收到了牵连。”并把受到惊吓的女士交给了一同前来的丽日御茶子。

随后他根据先前得到的消息绕到了超市的后门,果不其然在那里看到了企图逃跑的抢劫犯。犯人的全身都被他冻住,瞪着眼睛看着他,维持着原本想要往外逃的姿势,看起来有些滑稽。轰一脚踩上那个人附近的冰块,冰面随即开裂,逃跑未遂的“冰雕”应声倒地。轰把他直接拖到被劫的超市外交给警察,确认他已经被警察控制住了之后才给他解冻。

“超市里只有他一个,一起来的同伙可能开车逃跑了。”轰告诉警察。

几个小时前警方接到一起报警,对方是城郊一家超市的收银员小姐,她称自己在工作的超市值夜班时看到了几个形迹可疑的身影,其中之一看起来与一个正在被通缉的暴力抢劫犯形似,她担心自己的安全受到威胁,就向警察求助。警察答应派出警力保护的那位小姐,但考虑到通缉犯的个性较为危险,就委托了英雄焦冻和轻灵协助。

等他们基本处理完夜间抢劫事件时,天色已渐渐亮了起来。晨辉在高低错落的房屋外缘描上金边,夜色淡去,白昼将临。

“辛苦了,轰君。”把获救的收银员小姐安全移交给医务部后,丽日对着正在给整个超市解冻的轰说。

“你也辛苦了。”轰应道,“早点回去休息吧,我这里还要一会儿。”

而丽日却没有马上走。

“轰君”,她脸上略带担忧地说,“你没事吧?是不是太紧张了,今天的……”

“我没事。”轰知道她想说什么。其实要抓住一个准备逃跑的敌人犯不着把整个超市都冻起来,他自己原本也是打算只在小面积的区域使用个性,却没想到释放出来的冰足以覆盖整个超市,甚至延伸到了旁边的楼房。

他的个性,似乎越来越不受他控制了。

“抱歉,让你担心了。”他收起火,被冻结的部分已完全解冻,“我会尽快调整过来的,你让绿谷也不要担心。”

待丽日不太放心地走后,他用左手握了握右臂。

好冰。

 

 

-04-

轰焦冻走进医院的时候正值傍晚时分。

他还算是熟门熟路,进门直走后右拐走到电梯间,按下数字3的按钮,电梯门关上又打开,他走出来,推开靠左边的玻璃门,往深处走去。他心事重重,没有注意到一路上来旁人投向他的惊异目光。最终他在靠近最内侧的一间病房前停下,用尚能自由活动的左手握住门把,却迟迟未将房门推开。

他上一次来医院看望母亲已经是一个月前的事情了。为何在这一个月里一直不来,却又选择在这个时候来到这里?他这才想起问自己这个问题。

今天早晨他处理完超市夜劫案后回了一趟家,爆豪已经出门了,给他留了一份早餐。拿起筷子的一刻他发现自己的右手竟使不上力了,他没想到仅仅是冻住一间超市就对自己的手造成了如此大的影响。因为担心出现意外,他没有用左半边的个性来调节体温,最后只能在浴缸中放了一池温水,坐进去泡了十分钟才得以让右侧的身体能够正常活动。浴室的氤氲水汽里,他依稀想起自己在想要冻住那个盗贼时脑海里突然响起了一个声音,那声音本是清冷而柔和的,却又好像具有一种难以抗拒的吸引力,如塞壬的歌声般循循诱导着他,使他失神,等他反应过来时整栋超市楼已经全然受困于他的冰封之下。他确信那个神秘的声音与他的个性失常有关。他想,这段时间里要尽量少使用冰了。然而事与愿违,下午三点左右他又接到了一个委托,没法推却的那种,于是他不得不再次使用了右半边的个性。不出意外的,那个声音又一次出现,而他的个性也又一次失控。这次他明白过来,不是他控制不住自己的个性,而是他的个性在拼命地抗拒着他,想要摆脱他的控制。

为什么会这样呢?离开战斗现场的时候他忍不住想。从小到大,由于各种原因,他在战斗中使用冰的次数绝对比火要多得多,操纵的熟练程度自然不在话下。可是这本应亲近他的个性,为何却对他提出了抗议呢?他想不明白。然而,如果是那个人,如果是他那个拥有完整的冰的个性的母亲的话,或许会知道答案。

啊啊,所以他才会来到这里。

在最后一次确认不会被母亲发现异样后,他终于轻轻地推开了病房的门。

首先映入眼帘的是正对着门口的窗户,碎花图案的窗帘敞开着,将窗外的景象框进不大的房间里。城市的高空早已染上了夜晚的色彩,靠近地平线的地方却倔强地想要留住金红的霞光,絮状的云从天边铺开,在不同光芒的渲染下呈现出斑驳的纹路。往下是城市轮廓的剪影,近处是对面的楼房,映出天色的窗格嵌在每一个楼层里,偶有飞鸟的影子闯入又挣脱。而他的母亲坐在窗前,看着与他所看到的一样的景象。

“妈妈。”

他喊出声。而后看见白发的女子慢慢地转过脸,乌黑的眼瞳在与他的目光对上的一刻仿佛被点亮了一般。

“焦冻。你来啦。”她说。脸上的神情是轻松的、柔和的。

母亲问了他许多,工作忙不忙啦、和老同学有没有联系啦、邻居家的老爷的身体如何啦,等等,他都认真地一一回答了,工作不算忙、前不久参加了同学聚会、邻居老爷已经能下床走路了。然而有两件事他却只字未提。一是关于安德瓦的事情,二是关于自己个性失常的事情。对于第一件事,虽然安德瓦早已从NO.1的位置退下,他们父子间的关系也相对缓和,但这并不代表他能在母亲面前轻易提起那个人。事实上,他在这些年里曾经几次试探过母亲回家的意愿,然而得到的答复都不太理想。他想把母亲从医院、从那狭隘而苍白的病房中解救出来,然而痛苦的回忆不会轻易放过她,对那个人的恨意也难以被时间磨尽。至于第二件事,尽管自己是因为心怀迷茫才决定来问母亲,但他并不想让她知道自己现在糟糕的状况。

所以,当他的母亲毫无预兆地握住他的右臂时,他感到自己的心脏被悬了起来。

“焦冻?你的手为什么这么冷?”他看到母亲的眼里盛满了担忧。

在他的印象里母亲的手总是微凉的,大概是受了她个性的影响,而此刻他竟觉得握住自己右臂的手非常温暖,所以他明白母亲的担心不无理由。

“……下午的任务有点棘手,所以个性的使用强度稍微大了一点。”他说的是实话,只是隐去了另一层原因,“很快就会恢复的,别担心,妈妈。”

而他的母亲双手摩挲着他冰冷的手臂,低着头没有说话。

他迟疑了几秒后才再度开口:“妈妈……有没有试过和自己的个性交流呢?”他斟酌着语言问道。

“嗯?”对方似乎对他问这样的问题感到有些意外,“与个性交流吗……算是有吧。”

“是什么样的感觉呢?”他进一步试探着。

“唔……具体的感觉说不出来。”他看到母亲微微偏着头,似乎在回忆着什么,“但个性是身体的一部分,它也是有生命、有感情的。个性的状况是一定会从身体的状况上体现出来的。”

那么个性抗拒身体的情况呢?他没有问出口,因为他觉得再问下去一定会被母亲察觉的。

然而在他犹豫着要如何继续开口时,却感觉到自己的右手被攥紧了。下一秒,有什么液体滴到了他的手背上,这让他措手不及,右手的颤抖就要控制不住。记忆里,他已经很久没有见过母亲落泪的样子了。

“……妈妈?”他小心翼翼地开口。从小到大,他都对这种情况束手无策。

然而哭泣的人松开了他的手,环抱上他的背部。

“对不起,焦冻。”她说,“对不起。”

 

--

当爆豪胜己提着晚餐的食材走进家门时,挂钟上的时针刚好指到『6』。轰焦冻在中午发短信告诉他今晚可以回家吃饭,他就顺手买了荞麦面。打开电视机,上面正准时播出当日的新闻,他把音量调大了一点,随后走进了厨房。

择好的青菜被放入水槽,水龙头的金属柄被旋开。水流冲击着菜叶,发出哗哗的声响。

距离他们达成协议的那天已经过了半个月。爆豪近来接到的委托大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用不了他爆杀王动真格就轻而易举地解决了,否则他也不会有空到可以回家做晚饭,他简直怀疑绿谷是故意给他安排这种任务的。而轰在这半个月里也确实有好好遵守约定,爆豪不知道他是怎么说服安德瓦把假期调到周五的,总之英雄焦冻一如既往地进行着正常的英雄活动,只有周五不接受委托,而除了周期性“个性失常”所引起的低烧,他确实没有什么其他异常。

这种状态难道要一直维持下去吗?爆豪想。

“能感觉到。”

他记得轰这样对自己说过,在那次严重的失常后不久。轰告诉他,在每一次失常症状发作时,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个性——冰与火之间的交流。

“就像是两股力量的相互博弈。有时候冰会占上风,有时候又是火。”当时的轰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双手,这样向他描述。

“所以你的身体也会随这两股力量的强弱变化而受相应的影响?”

“对。”

如果轰的“个性失常”确实是如他自己所说的那样的话,再结合从恢复女郎那里得到的一些信息,爆豪对轰的“病根”大致有了一些猜测。

“我不知道你到底从你那两个个性的所谓交流中感受到了什么,但是,放任矛盾的发展是不可能解决问题的。”爆豪记得自己当时这样对轰说。他不确定对方到底有没有听进去,毕竟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轰焦冻一向会对包括他人建议在内的其他东西毫无知觉。

这时水槽里的水位已经到了四分之三,爆豪关掉水龙头,先前被水声盖过的新闻播报声此时清晰地传了进来。

然而爆豪没什么心思去听,这段时间新闻的内容基本上大同小异。看吧,果然,什么哪位前辈要隐退了、什么哪个英雄排位又上升了、什么哪里又出现抢劫案了,啧,尽是些无聊的事情。打开燃气灶的时候他好像听到了英雄焦冻几个字,紧接着还有什么电视塔观光区遭袭、什么伪装成游客的敌人、什么冰封塔底场面壮观云云,跟自己半个月前处理的那次写字楼的入侵事件有些类似。锅里的水煮沸了,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似乎有什么别的东西也达到了沸点。想到刚刚那则新闻的内容,爆豪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轰焦冻那个鬼样子都能被媒体打上各种冠冕堂皇的标签,还“走华丽路线”?这是把人当猴子耍吗?

咔哒。

清脆的开锁声打断了新闻主播的声音。

“我回来了。”

爆豪听着客厅里轰放下东西和换鞋的声响,默默地把燃着的炉灶关上了。

“那么晚?”爆豪把手上的水擦干,双手环抱在胸前靠着厨房的门沿。

“嗯,回来之前先去医院探望了一下母亲,所以稍微晚了一点。”轰说着,把外套脱下挂在了玄关处的衣帽架上,而后往浴室的方向走,“我先去洗个澡。”

而这时,一直没什么动作的爆豪突然疾步朝他走过来,一把抓住了他的右腕。轰下意识地想要挣脱,却被捏得更牢。

怒意在那张凌厉而张狂的脸上显现出来,透过手上的力度准确地传达给轰,“你又想掩饰什么。”爆豪显然没有忽略那冰凉的手腕被他紧紧攥住时仍控制不住的颤抖,因此他的语气没有疑虑、甚至不是陈述,而是咄咄相逼的质问。

“你又把我的话当耳旁风吗。”

“胜己。”轰用那只尚且温热的左手搭上爆豪的,“我说了,我自己个性的状态,我自己很清楚。我不会——”

“哈哈,很清楚,对,你当然清楚。”爆豪觉得这的场景似曾相识,他很快想起来,两年前那次差点让他们拆了房子的争吵,他也是这样被眼前那个人气得发狂,“你很清楚,你的个性失控了,可你任由它这么失控下去!”任由它控制你的身体!

“胜己,你先冷静一下。”轰的手无意识地微微用力。

“我冷静得很!!!”他甩开他,话语里饱含着不容拒绝的意味:“从明天开始,你不要再进行英雄活动了。”

说罢,爆豪背过身去,他并不想重演两年前那次两败俱伤的争吵。

“越来越清晰了。”

轰的声音再次响起,语调中没有波澜,却又似乎与平时冷静的语气有所不同。爆豪停下了准备迈出的脚步,没有说话。

“每一次战斗,我都会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冰与火的矛盾,似乎只有在我发动个性的时候,那两股力量里所蕴含的更深层次的东西才能够宣泄出来。”轰停顿了一下,而后深吸了一口气,“我感觉快要到了,那个、将最深处的矛盾激发出来的时刻。我知道你很担心,但是——”

“——请再给我一点时间,胜己,我自己可以克服的。”

“我他妈才懒得管你那些什么狗屁矛盾!!!”

就像早已被点燃的引线悄无声息地烧到了尽头,被脆弱外壳包裹的火药猝不及防地就要炸开。爆豪猛地转过身,早已摆出发动个性姿势的右手划过空气,呼啦一下闯到轰的面前,而预测到这一点的轰及时摆出防御的姿势,料想中的爆破声和冲击力却迟迟未来。

轰移开自己挡在眼前的双手,他看到那只已经渗出细密汗珠的手在自己眼前定格了一秒,而后紧绷的力度松开,爆豪的手臂在他眼前垂下。这个意料之外的动作让轰猛地想起了他们高一的体育祭上,他对着向自己冲来的爆豪收起了燃着烈焰的左手。而不一样的是,比起他那时的迷茫与动摇,爆豪的这个举动更像是一种失望、一种决绝。

如果你还妄想着靠自己解决这一切的话,就等着被自己的个性毁掉吧。

久久的沉默后,爆豪扔下这样一句话就走进了卧室,只有巨大的关门声将他的情绪显露无遗。

口袋里的传来震动的触感,轰掏出手机,屏幕上显示的名字令他皱了皱眉。



-tbc-


谢谢你们的小红心小蓝手/////

(可能半夜还会有一更)

评论(9)
热度(182)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