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轰爆】Undercurrent(03)

*前文:(00-01) (02)

*此章是关于故事背景的一些说明


[03]

“两套运作模式?”

警察本部的第一会议室里,被顺延至周一的报告会正在进行。

“对。”爆豪胜己起身将纸质的报告资料递给自己的上司。

有着蓬乱长发的中年男子接过资料扫视了几眼,“说来听听。”

“我在调查的时候发现,这家酒吧的客人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普通顾客,另一类是酒吧的‘会员’。”发言的人走到会议室前方的白板边上,拿起马克笔一边写一边陈述,“针对普通顾客,他们就采取一般的运营模式来服务和营利。而‘会员’除了享受一般的服务以外,还可以以个人名义对酒吧进行委托。”

听到这里,相泽消太将视线从资料上移开,他稍稍坐直了身子,示意部下继续说。

“至于委托的内容,目前我只知道向顾客提供情报这一种,但是显然绝对不止这么简单。既然前几起纵火案的嫌疑人在那里出现过,那么他们很有可能都是会员,酒吧不可能摆脱为犯人提供帮助的嫌疑。”

“这么说,我们可以假设这家酒吧本质上是一个地下交易场所,而接待普通顾客是为了掩饰自己的真实盈利模式?”

“我是这么认为的,”爆豪答道,“但是目前还没有确凿的证据。”

“行。”相泽点点头,又浏览了一下资料上的信息,转而道,“那……对于定性的问题,你怎么想?是『黑』吗?”

“不太确定,也可能是『灰』。”说话的人皱了皱眉,“所以我们不好插手。”

相泽若有所思地摸了摸下巴,“但问题是,如果他们确实给纵|火提供过帮助,那就属于危害公共安全了。我们还是得管。”

会议室陷入了沉默。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楚,那位课长指出的问题确实需要谨慎斟酌。

他们所在的N市,是近些年来才发展起来的一座城市,得益于邻市资本的大量涌入,原本落后的经济取得了突飞猛进的发展。但过去遗留的问题并没有得到妥善的解决,甚至因为经济形势的大变动而变本加厉,其中治安问题就是最大的弊病之一。驻扎在城市里的黑色势力活动猖獗,使得犯罪率居高不下,直至几年前由于几大组织之间为了争权夺势而相互残害,警方介入后将大量黑道成员归案,才让现状有所改善。自那之后,这座城市无形中被一分为三:以公权力为主导的、包括公共机关以及大部分市民在内的『白』;以黑社会“三大家族”为主导的,游离于城市一般规范管制之外的『黑』;以及介于这两者之间的『灰』。在这样的环境下,黑白两道对属于自己管辖范围内的大小事件分而为治,相互制约。而处在灰色地带的边缘人群,大多是那次混乱之后流离失所、不被黑白世界的任何一方所融的人。他们的存在无论是对于公安还是对于黑社会,都是个令人头疼的问题。

“别的什么先不说,这次事件无论如何都不可能让那边来处理。”说话的是负责主持这次会议的本部刑事总务课若松课长,“犯罪就是犯罪,上头把我们从T市调过来不就是为了解决这里治安软弱的问题吗?!”

“我赞成课长的话。”另一位警部也开口,“虽然N市能有今天的发展也少不了那边的帮助,但是也不能再放任他们肆意妄为了!”

会议室里的其他人也纷纷表态,一致同意彻查此事。

“所以,我得先想办法搞清楚他们的背景。是这样吧。”爆豪向自己的上司询问道。

相泽点了点头:“我这边会派人帮你查,在此之前……你有没有办法弄到酒吧全体会员的名单?工作人员的信息最好也有。”

 “……我试试。”

 

 

 

 

--

凌晨一点。

酒吧里的人已经走得七七八八,唱片机播放着有年代感的爵士乐,慢歌悠悠的曲调散落在空气里,驱走了些许寂寥。

想着今天能提前一点下班,轰焦冻收拾干净吧台,正准备换下工作服,却听见门口处传来了熟悉的铃声。

松本?

见到来人,调酒师有点惊讶——他记得已经提醒过对方最近不要再来了。然而那位一向倜傥的大富豪却少见的神色慌张,这让他感到事情有些蹊跷。

正准备问发生了什么时,门又开了。

原来在这里啊,够隐蔽的。似乎有人小声嘟囔。

他侧目望去,进来的是两个人——一个高中生模样的女孩,和一个戴着古怪面罩的青年。这样奇特的组合让他不由地警惕了起来。

“哇——这里看起来超棒的诶!”穿着制服的女孩显得有些兴奋,“还有二楼!”

“喂你别跑来跑去的啊,又不是带你来参观的!”面罩青年知道自己奈何不了那个小鬼,便独自走向了吧台。

“不好意思啊,那么晚来打扰,我们只是碰巧路过这里,是那家伙偏偏要进来的。”青年略带歉意地说道,可是轰只觉得他油腔滑调,辨别不出话语的真假。

“事实上我们这里还没到打烊的时间,”说着,调酒师把刚放下的袖口重新挽了起来。

青年找了个位子坐下,在注意到身旁的客人时,他惊讶地喊出声:“哎呀,这不是松本先生吗?没想到能在这种小地方碰见!”

然而另一边的男人并没有露出久别重逢的喜悦,他瞥了青年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噢,久违了。”

这冷淡的反应让人无言以对,青年干笑了两声,没再说话。空气突然冷却下来,暗处似现无形的火花,就像是有两条毒蛇吐着信子相互试探。

感受到了气氛的微妙,调酒师只好开口打破僵局:“那么,两位有什么需要吗?”

“我要喝酒——”那位一进来就四处溜达的女孩不知什么时候凑了过来,她盯着轰身后的一柜子酒两眼放光,“太酷了!”

见状,面罩青年一手扶额,头疼地说:“我就不用了,她的话,随便弄杯果汁就行,她就图个新鲜。”

“喂图怀斯你怎么这样——”

“我这不是为你着想吗你这个未成年!!!”

好吵。轰默默地想。但他仍保持着戒备,松本进门时的反常神情让他不得不怀疑,那位大富商同这两人一前一后进入这里,究竟是不是巧合。

正当他思索着下一步的行动时,松本却开口了。

“那,我来请这位小姐喝一杯吧。”说着,松本示意轰,“‘蓝月亮’,算在我账上。”

“大叔你真是个好人!”女孩的声音听起来雀跃,嘴角也明显地上扬。然而,她望向男人的眼神却冷若冰窖,不见丝毫温度。

“『Blue Moon』[1],请用。”

女孩迫不及待地接过酒杯品尝了一口。

“好喝!”,这回的赞美倒像是真心实意。她侧过身,有些得意地向那位面罩青年晃了晃杯子。

对方不为所动,将手机屏幕举到她面前:“boss找我们了,闹够了就赶紧走。渡我。”

“哦——”被叫做“渡我”的女孩拖长了声音,“真会扫兴啊你。”

说罢她最后喝了一口杯中的淡蓝色酒液,从吧坐上一跃而下。

“很遗憾,我们要先走一步了。”面罩青年也离开了位子,临走之前,他意味深长地看了仍坐在吧坐上的男人一眼。

“谢谢款待哦,松本大叔。”女孩扭过头,昏黄的灯光打亮了半边脸,映照出她猩红的眼瞳,“如果下次还能遇上的活,我们一定会好好回报你的。”

 

 

透过落地窗确认两人已经离开,轰焦冻这才走回来。方才那杯没喝完的鸡尾酒还被晾在吧台上,原本攀附于杯壁的水雾受重力的影响而汇聚成水珠,顺着杯脚滑了下来,在木质的桌面上留下一小滩水渍。

“到底发生了什么?松本先生。”

“他们跟了我一路。”拥有万贯家产的男人握紧了拳头,说话的语气有些咬牙切齿,“我发现了,才故意绕到这边来的。没想到他们还是跟进来了。”

这时,通往储藏室的那扇门打开了,换下了工作服的女子从里面走了出来。

“那个女孩很危险。”她说。

“你都听见了?”此时酒吧内已经没有别的顾客,轰走到门口将木门上锁,“为什么这样认为?”

“女人是直觉。”

对于这个回答,调酒师无言以对,但根据自己的所见,他知道凯米说的是对的。

“……确实。”他说,在这家属于灰色地带的酒吧工作了三年之久,他还是第一次在这里感受到如此明显的恶意——尽管那恶意并非冲着他而来。

“松本先生,刚刚的那两位,看来是您的旧识了?”凯米质问道。

男人沉默了。他偏过头,透过窗户的反光看到了自己难看的脸色,许久过后才答:“他们是『V』组织的人。”

“V组织?!M市的那个犯罪团伙?”轰感到了些许意外,他对这个组织有所了解,凡是与他们交恶的人,基本上都没有好下场。

“没错。”说话的人无意识地捏紧了手里的玻璃杯。

“是他们……”栗发女子似乎想起了什么,她瞥了一眼吧台上还剩了大半杯的酒,自言自语般地说道,“难怪。”

“从刚刚的情况看,那两个人——或者说是V组织,明显是要寻你的事。”轰取过那杯酒,将剩余三分之二的液体倒掉,“松本先生,你和他们之间有什么过节吗?”

闻言,男人嗤笑一声:“我一个经商的,还能有什么过节?”

说着,他自顾自地拿起自己喝空了的酒杯,在自助机处倒了一杯冰柠檬水。

“V组织是M市真正的背后掌控者,”他喝了一口水,将杯子搁在吧台上,“——这是近三年来才有的事情。更早的时候,他们跟港口那些别的小混混群体没什么两样,手上拥有的资源更是少之又少。是在他们现任的头头——那个卑鄙残忍的男人夺取了首领之位后,组织才慢慢变得强大起来。”

“在那个男人的支配下,他们用暴力制服对他们有威胁的团伙,然后威逼利诱地将对方的人和资源收归己有,不服从的人只有死路一条……后来他们甚至跟当地的一些政|府|官|员勾结起来,在整座城市扩张势力——这当然不是完全顺利的,几年前就因为警视厅那边的突击视察而丧失了大量通过非法勾当得来的资源,包括市内一些大公司的经营控制权。”

“——而这些大公司,有七八成现在都在我的集团旗下。”

男人顿了顿,盯着手中的玻璃杯看了好一会儿,手背上的青筋显示出他握住杯壁的力道惊人,仿佛欲将其生生捏碎。

“他们来找我算账了。”

 

 

 

 

--

爆豪胜己走进了一家网咖。

现在是晚上九点左右,又碰上了周五,大厅里的一排排电脑桌前坐满了大学生和下班的白领。爆豪特地回家换了身便服才过来,他绕过门口那个巨大的节日活动宣传板,径直走向前台,向柜台小姐出示了一张小白卡片。这位柜台小姐似乎是新来的,她认真地打电话确认了一下,在得到肯定的答复之后才略带歉意地抬起头:

“是……爆豪先生对吗?这边请。”

叮咚。

电梯在三楼停下,爆豪从里面出来,轻车熟路地往楼道最深处的的一个包厢走去。

门是虚掩着的,轻轻一推就开了。

听到响动,坐在电脑桌前的濑吕范太扭过头来:“哟,今天怎么那么早?不用搞乐队了?”

“嗯。”爆豪关上门,顺便上了个锁,“白痴脸说今天过节就跟女朋友约会去了,阴沉鬼好像家里也临时有事要回去个两三天,马尾女周末要参加宴会,这周应该都搞不了了。”

“这样啊。”濑吕转回到电脑的方向,噼里啪啦地敲着键盘,“上次的那个我帮你查到了,资料放在桌子上的文件夹里,你先看看,我这边还要忙一会儿。”

想着也不赶时间,爆豪便先去冲了杯速溶咖啡。他在有些旧了的皮沙发上坐下,将冒着热气的马克杯放在包厢的小方桌上,而后打开了那个文件夹。

文件夹里装的是几张表格,上面印着一行行人名——这是那家酒吧的会员名单。他呷了一口咖啡,开始逐行浏览上面的信息。

藤野三郎、木村祐、山田阳射。近期三起纵火案的嫌疑人,确实都出现在了这份名单上。也就是说,他们先前的猜测很有可能是真的——酒吧跟这次的事件脱不了关系。

他接着往后翻,却不想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名字。

上鸣电气……这家伙怎么也在这份名单里?

正当疑惑之时,爆豪又发现自己乐队另外几名成员的名字也相继出现在了名单上。惊诧之余,他感到了些许恼火——那个白痴脸可从没跟他提过这个啊?!或许正如切岛那个臭头发所说,他该找白痴脸谈谈,弄明白这家酒吧究竟有什么名堂。

“哟,你看到啦?”结束工作的情报屋从他身后探了过来,“看见上鸣那家伙的时候我也吓了一跳。”

“这混蛋到底在搞什么鬼?!”

“你先别生气,”见老友似乎处在爆炸的边缘,濑吕赶紧说道,“这名单我也研究了一下,发现所谓的‘会员’在现实中不是政要高官,就是巨商大贾……你之前又说酒吧在做情报工作,以当下的环境,有一个中立的情报来源,对那些人来说也是必要的。”

金色头发的年轻警部没有反驳,他知道友人说的不无道理。上鸣的父亲是N市供电局的局长,耳郎的父母都在地方电视台工作,八百万和常暗虽然没提过,但是看平时的样子大概能猜到他们出身不一般,这样想来,那几个人确实都属于濑吕所说的群体。更何况他也相信上鸣电气——那家伙虽然看上去天真又风流,但骨子里还是个不赖的家伙。

“哼,我迟早找那白痴脸问清楚。”说罢,他将资料放回文件夹里。


 

 

离开网咖,爆豪胜己拐进了隔壁的一条巷子里,确认周围没人后,才从口袋中掏出了5分钟前就一直在震动的手机。

“你有完没完啊狗屎头!!!”他压低嗓子冲另一边的人吼道,“说吧,什么事?”

“爆豪,”那边的人显然没有计较他恶劣的态度,“那边的审讯室来消息了,他们说……先前那起走私案,跟‘乌鸦’有关。”


-tbc-


[1] Blue Moon一种鸡尾酒,有着“不用说了”的意义,可以用来表示拒绝。由金酒1/2份+紫罗兰利口酒1/4份+柠檬汁1/4份调配而成



我猜没有轰爆对戏很难让你们满足,所以憋了两章才发  _(:3 」∠)_ 

下一章→(04)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w

评论
热度(28)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