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爆轰】Never Enough(R-18)

Never Enough

 

爆爆生日快乐呀!轰轰给你吃!!!

 

*大概是入职两三年,还需要忙碌奔波的的bktd

*硬是把车开成了拖拉机,真的非常拖拉orz

 

----

(2018.7.7 改了一丢丢细节,可以忽略)

 

-正文-

 

 

『23:06』

金属物件相互撞击发出清脆的响动,鞋底摩擦着地板,踩出有节奏的脚步。声控灯条件反射地开始运转,漆黑的楼道里蓦地被撒了一地的光。

钥匙插进锁孔,顺时针转动了一圈多一点。

门没锁。

爆豪胜己推开门,不出意料地在窗边捕捉到了这间屋子另一位主人的身影。室内很暗,对面楼房里仅剩的几户未熄灯的人家透过窗子送进来几缕光线,虚虚地给那人的侧脸描上了一层白边。

“怎么连灯都不开?”爆豪说着摸开了墙上的开关,“啪”的一声,客厅里顿时亮堂了起来。

“唔。”对面的人看起来也刚到不久,他将脱下的西服外套搭在沙发的椅背上,此时正侧身低头解着领带,细软的额发垂下来,遮去了脸上的那块伤疤。

爆豪从那含糊的单音节词中听出了掩不去的疲乏,他也没生气,关上门后把身上破损的战斗服随手一卸,径直走向了浴室。温热的水从头顶浇下时他感到整日紧绷着的神经松懈下来,沙沙的水声将白天充斥身旁的杂音噪语盖过,像是什么人在耳边吐出的轻柔呢喃。

这是他们从雄英毕业的第三年初,离爆豪胜己成立独立的事务所刚过去半年。作为高一体育祭时就开始崭露头角、后来多次与敌人交锋的事件中表现出色的人,爆豪和轰还没正式毕业就收到了多方伸来的橄榄枝,其中除了各形各色的私人英雄事务所外,也不乏参与公共管理的政府组织和社会机构。爆豪自一开始便打算成立自己的事务所,他可不会满足于在别人手下做事——毕竟他向来都很清楚自己所追求的是什么。但社会对英雄的要求远比设想中的要严格,民众难以信任初出茅庐便急着展露锋芒的小鬼——无论那人的实力如何。因此在毕业之初的两年爆豪还是选择了积累经验,等时机成熟之后才转向独立。

轰则与他不同。毕业后那个人没有选择到自己父亲的事务所工作,而安德瓦也意外地对此不予阻止。但爆豪清楚,不久的将来轰焦冻还是会继承父亲的公司——这是那个人无法逃避的职责,除他之外,无人能够胜任。

相同的大概是他们都未从无可逃避的奔忙中解脱出来。本就充实的日程安排加上随机性的突发事件,将他们能够共处的时间压榨得所剩无几,每日几个小时的相拥而眠与他们都已是弥足珍贵。

两人现在居住的房子是去年春天买下的——当然用的是他们自己的钱。爆豪仍清楚地记得轰从自己手上接过钥匙时轻颤了一下的温热手心,以及下一秒覆上来的微凉的唇。拥吻对方的时候,他觉得两年来没日没夜的工作多少还是值得的。


 

 

『23:28』

爆豪胜己从浴室里出来。他身上还冒着热气,只着一件黑色背心和一条宽松的长裤。用干毛巾擦头发的时候他偏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恋人正坐在沙发上捣鼓手机,大概是在处理工作上的事情。这本是再正常不过的场面,但今天爆豪却没由来地感到了一丝烦躁。这个半边混蛋怎么一天到晚地都想着工作!正当这种忿忿的想法冒出来时,爆豪对上了那双熟悉的异色眼瞳。

“你的手臂怎么了?”轰开口,语气里听不出波澜。

“啊?”高负荷工作的疲劳感在浴室水汽的蒸腾下化作困顿之意,爆豪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对方在问什么,于是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自己的手臂。

“哦,这个啊,下午收拾杂鱼的时候用来挡了一下。”那是一处刀伤,伤口在左臂外侧,不算深但还挺长,因此即使已经结了一层薄痂,仍显得有些骇人,“没什么事,处理过了才去做晚上的任务的。”像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没有大碍,爆豪抬了抬手臂,补充道。

轰没有马上回答,倾身在茶几下方的柜子里找出医药箱,然后拍了拍自己右侧的沙发,示意爆豪坐过来,“我帮你上药。”

“好。”

(这里车还没开起来,但是点我)


『0:17』

卧室里只留了一盏床头灯。

爆豪胜己倚着靠枕,低着头给发来生日祝福的老同学回短信。邮件接收的提示音响起,他点开屏幕上方弹出的窗格,草草扫了一眼上面的内容。邮件是群发的,提醒他明天晚上要去参加一个英雄同僚举办的晚宴。爆豪“啧”了一声,只好返回到信息编辑界面,拒绝了切岛锐儿郎提议明天下班之后出去吃夜宵的邀请。发送成功的提示弹出来时他还是忍不住爆了句粗,刚刚费尽口舌才在电话里回绝了前上司的提出的合作邀请,这会儿又有麻烦的事情找来了。

在成为职业英雄之后,他们平时所为之操劳奔波的绝非只有对付敌人和救助伤员那么简单。活动频率、行事风格、知名度、关注度等等,无一不会对身为公众人物的他们产生影响。为此即使桀骜如爆豪,有时也不得不到宴席、发布会、表彰会等场合抛头露面——尽管他认为这种形式大于实际的东西实在是浪费时间。事务所成立之后,更是有不少人争着抢着向他提出邀请——毕竟能和发展势如破竹的英雄爆心地建立关系可是百利无害的。

然而好不容易接受了这种现实,爆豪却久违地对此产生了极端厌倦的情绪,他突然开始思考,花时间在这些无意义的事情上是否跟自己的所想背道而驰。

 

 

卧室的门打开又关上,爆豪抬起眼来,只见自己的恋人身着纯白色的浴袍,从暗处走进了灯光笼罩的区域,那乌黑的与碧绿的眼瞳由于晦明变化而泛起莹莹的色彩,如同灯光映照下的宝石般通透而静谧。

于是他也懒得去管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了,随手把手机往枕头缝里一塞。

“过来。”

(点我)



『1:45』

“明天有什么安排?”爆豪胜己坐在床头,手指在手机屏幕上飞快地敲打着什么。

已经换上干净睡衣轰侧躺在他的右侧,一只手臂搭上他的腰部,被情欲抵去的疲惫感在翻雨覆雨的余韵过后再次袭来,整个人眼皮沉重,昏昏欲睡。

“‘新晋英雄’的表彰仪式。”轰过了一会儿才回答,闷闷的声音告诉爆豪他已经困得快睡着了。

爆豪打字的手忽然迟疑了一下。

“新晋英雄”是一个针对从业一年左右新人的荣誉称号,还算有点权威性,他和轰都已经得过了,因此他推测这次轰应该是作为发言代表之类的角色出席的。虽然是个无聊的仪式,但对于处在关键时期的轰来说去露个脸绝对没有坏处。

“我推掉了。”轰接着说,似乎是清醒了一点,“上午的委托也是。”

“哈?不都是很重要的事情吗?”

“嗯,”应答的时候轰撩开了眼帘,清澈的双眸映入爆豪的瞳孔,有什么鲜活的东西在里面跃动,“但是还有更重要的事情想做。”

“……”

可恶,竟然又被这个家伙抢先了。

爆豪胜己觉得自己在这个人面前总会输得一塌糊涂。但今天的他完全不想计较。

“那么爆心地先生,现在还接明天的预约吗?”那人眼里闪过的一丝狡黠该死的让他心动极了。

“哼。”爆豪不由自主地露出了狂气的笑容,他将编辑好的邮件点击发送,毫不爱惜地把手机甩到不远处的皮椅上,然后躺进被子里与那人相视:“好啊——报酬是什么?”

“唔……『焦冻』的一整天,这总够了吧?”

爆豪低笑出声,抚上那人的后脑勺,凑过去吻他红白交织的发旋。等那人即将被睡意淹没时,才贴着他的耳朵说:

“不够。”

 

 

-end-


 



-完成得很仓促,踩着尾巴发出来,原谅我吧  _(:3 」∠)_

-原本想小火慢炖来着,结果一时没收住手(((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11)
热度(246)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