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青黄】等 Chapter4

⚠此话基本为黄濑视觉

Chapter 4

等青峰拿好换洗的衣服走进浴室,能听到里面传来的哗哗水声时,黄濑才双手抱膝蜷在沙发上,把脸埋进臂弯里。这是他动摇迷茫时的习惯性动作,见过几次的绿间没少吐槽过这姿势过于少女,但黄濑就是改不过来。其实在看到青峰的一瞬他就不知所措了起来,他努力想装作一切都与以前一样,但青峰的反应和他自己内心的动摇都提醒着他他做不到。他倒不是怕见到青峰,老实说自己在去年获得前去卢浮宫参加巴黎服装设计大赛的资格时就想过赛后要去找青峰了,虽然他还是在这“塔尖”的较量中无缘桂冠,但能成为这场每个国家最多十个资格的大赛中的一员,已能充分证明自己的实力了。然而赛后的工作日程比他想象中还紧,通过巴黎服装设计大赛这个平台已有不少人发现了他的才华,各种各样的客户群体相继找上他,希望他能为自己设计产品;而公司更是对他无比重视,给他提供了更多到世界各国名校学习及深造的机会。当时设计事业刚步入正轨的黄濑对于能够改善生活现状和提升自己能力的需求或福利少加拒绝,常常忙得昏天地暗,等到稍微能有点空闲的时候,他收到了来自桃井五月的喜帖。黄濑向公司请了半天假飞回了日本,他想着如果在桃井的婚礼上能遇见青峰,就去找青峰和好,他要告诉他他们终于可以站在同一高度,可以比肩前行了。
然而那天青峰恰好要准备一场很重要的比赛,关乎他未来在队内甚至整个篮球生涯的发展,所以最终还是没有在黄濑必须回法国的期限内赶回国,他们还是错过了相见的机会。后来桃井跟黄濑提起过这件事,她无比惋惜地说“小黄其实那天你走后过了半小时阿大就赶到了”。而黄濑只是笑笑:“可能是上天认为我们还不适合见面吧,是我太急了。还不够啊,我的努力。”桃井回忆起帝光时期黄濑刚成为正选不久的那会,她偶尔会在体育馆见到黄濑在独自练习,也是说着类似“还不够啊这样怎么赢得过小青峰呢”这样的话。黄濑记得桃井那次听到他说那些话后只是叹了口气,说:“小黄,要努力这一点是没有错啦,不过,眼睛也不能只盯着前方看哦。”这句话黄濑时常会想起,却也没有深究它的意思,只是当作“不要累坏自己”来理解。今天见到青峰,这句话却又不知为何从黄濑的脑海里闪现,让黄濑隐隐有些不安。明明设想中不该是这样的啊。

待黄濑也洗完澡,走进卧室发现青峰已经睡下了。这间公寓黄濑上大学的时候租的,公寓不大,只有一厅一房,当时他已经和青峰在一起了,青峰在自己搬进去不久后也搬了过来,两人合租,因为是恋人关系所以理所当然地睡一起了。而现在他们以这样的方式相见,看到青峰也没什么顾忌地躺下了,黄濑悄悄松了口气。卧室和客厅之间用带格层的电脑桌巧妙地隔开了,青峰还是像以前一样睡在靠外的一侧,侧卧着的动作显得很不自在。黄濑叹了口气,关了灯后也爬上床,背对着青峰缩进被窝里。一天的发布会下来黄濑其实非常疲惫,但此时的他全然无法入睡,与青峰相关的一切记忆像影片一样在他的大脑里循环播放,无法停止。黄濑并没有十分抗拒回忆的涌现,甚至已经做好了失眠的准备,他觉得那些回忆说不定会让他知道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他和青峰的一切都始于某个再平常不过的下午,那个常常做事不经大脑的热血笨蛋不知怎么想的就捞了个球给了他一脑袋,无意的开启了他并不长的篮球生涯。正是因为对青峰的憧憬他才选择了篮球,所以[憧憬]起初也理所当然的成为了他们之间的维系。黄濑很久前就觉得,憧憬这个东西啊,就像一根无形的线,线的两端分别系在他和青峰一只脚的脚踝上,从他追着青峰跑的时候起,这条线就一直存在着:跑得稍微慢一点,那线就会无形间绷紧,一不留神他们就会被相互拉扯着跌倒,彼此都遍体鳞伤;可要是跑得太急,那线又会自己胡乱的缠绕在一起,解也解不开,理也理不清,最后成为束缚彼此的枷锁。他曾经也想,那就让那线在自己腿上多绕几圈好了,那样就可以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了;可是啊,要是线勒的太紧伤了腿,我该怎么去追逐你呢?因此他只能小心翼翼地控制着自己的步调,保持着应有的距离。但他早就知道,这样他永远也不可能追上青峰。
所以后来,在那一年的IH上,他亲手剪断了这根线。他对他说,小青峰,其实我早就知道,于你,我正是因为憧憬才无法超越,因为我想赢,在内心深处我不想输,所以我不再选择憧憬。当时的心情复杂到连黄濑自己都无法分辨,只觉得自己的脑海里,或者说自己的心里有什么东西啪地一声断了,留下短短一瞬的痛楚,便再无声息。
――憧憬曾是维系你我的羁绊,而我后来将他抛却,只为与你比肩。

黄濑最终还是难抵经过连续两天发布会的疲倦而沉沉睡去。他做了个梦,梦里他像一直以来一样埋头不停地追着青峰的步伐跑去,一抬头却发现眼前不见了青峰。他下意识地以为自己在哪个拐角跟丢了,正想寻找时听到身后传来了熟悉的声音:
“黄濑!”
不同于平时慵懒而富有磁性的嗓音,那呼喊声沙哑而低沉,带着难以隐藏的无助与哀伤。黄濑心一慌赶紧转身,发现青峰捂着左膝半跪在自己不远处的身后,黄濑想停下脚步,双腿却不受控制地继续向前迈进,他下意识地大喊:“小青峰!”,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只能呆呆地看着青峰抬起恐慌的脸,嘴唇蠕动,然而他什么也听不到。
直到青峰脱离了他的视线,他的世界里才再次出现了声音,那声音和话语听来都无比熟悉,语调温柔却只让黄濑更加彷徨:“小黄,眼睛不能只盯着前面看哦。”
黄濑猛地睁眼逃离了梦境,他感觉自己出了身薄薄的冷汗,背后和额角都都有黏腻的感觉。他发现天已经亮了,自己不知什么时候翻了个身,而身边那一块床单早已空空如也,温度散尽了。

撇开一闪而过的淡淡失落,黄濑对于青峰的离开没有太意外。他抓过床头柜上的闹钟,发现比自己预定的时间还早了十几分钟。他走下床绕过电脑台来到客厅,发现一袋面包和一瓶牛奶放在茶几上,他走过去,拿出压在下面的一张纸,上面是青峰的字迹:“不提前买好的话你自己肯定会忘记吃早餐的吧,吃完再走。”还有看起来像最后才加上的一句:“不用找我,我不会走。”
黄濑把那张纸折起来放进自己的抽屉里,还是忍不住鼻子一酸。其实这几年来黄濑已经渐渐改掉了饮食不规律的习惯了,即使工作再忙也还是尽量保证一日三餐的质量,胃病也很少发作了。但是青峰还记得他以前做模特的时候,会因为常常不规律饮食而犯胃病疼的死去活来,所以经常帮他买好早餐强制他吃完再去工作。
他说“我不会走”,再深入挖掘一点是什么意思呢?“等我回来”……吗?


TBC

------------------------

关于憧憬的那段是po有一次发高烧烧出来的脑洞,觉得还挺贴切的就不太清醒地写在了备忘录上,觉得奇怪的话就当我脑子烧坏了吧 _(:3」∠)_

大概过一两章会写青峰视觉嗯

看文的小天使们有空来微博调戏我啊(*/ω\*) @-陌子- 跟LOF一样的ID,渣浪连僵尸粉都不给我留(x 没人陪我发疯很寂寞的(x

最后民那食用愉快( ´ ▽ ` )




评论(2)
热度(14)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