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青黄】等 Chapter8




Chapter 8
迅速的反应使黄濑在青峰倒下前成功抓住了对方的手,但此时手边并没有可以借力的东西,而自己的身子也没能稳住,在抓住青峰手的一瞬间就被拖拽着也朝他倒下的方向扑过去,黄濑及时放开抓住青峰的手双手撑地才勉强使自己没有压到青峰身上。
两人交错在一起的喘息声清晰可闻,保持着姿势对视了良久。
“没、没事吧小青峰?”终于觉察到沉默酝酿出来的尴尬气氛,黄濑赶紧站了起来。没有听到对方的回应,他看到青峰左手抓着离自己最近的一个柜子,似乎是想借力站起来。
“真是的,明知道自己受伤了还逞什么强。”黄濑朝他伸出手,却没有被回握,“小青峰?”
青峰没有回答,抓着柜子边沿的左手顺着柜壁缓缓滑下,刻意压低的脸上看不清表情。黄濑马上觉察到他情绪不对,正想着开口,却先听到了青峰的声音。
“黄濑……”他的声音低沉沙哑,黄濑从中读出了痛苦以及一丝无助。
“我……站不起来,右腿……使不上力……”
“所以不是都说了让你不要逞强了嘛……”知道是自己一时冲动才造成了现在的状况,黄濑感到深深的自责与心疼。他上前两步单膝跪下,双手从青峰的腋下穿过,扣紧他的肩背有些吃力地把他抱了起来。身体紧贴的一瞬他感觉到怀里的人身体一僵,似乎想要抗拒,但最终还是没有做出什么。
“小青峰,左腿能使劲吗?我扶你去坐着。”他自知抱不动眼前这个人。
“好。”
把青峰安置到一张靠背椅上,黄濑就着姿势在他耳边低低地说了句:“对不起小青峰,没有照顾到你的感受。”然后他放开青峰,转身走向楼梯,“你在这里呆着别动,我去把校医叫来。”
青峰呆呆地看着黄濑走上楼,刚刚那短短几分钟发生的事,让他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次IH上,黄濑所在的海常高校以12分的分差败给了他所在的桐皇学园。比赛到最后,无法阻止自己拼尽全力灌篮的黄濑体力完全耗尽了,他无助地跌坐在球场的地板上,无论怎样努力都无法自己站起来。然后另一个人,他的队长,就是那样半跪着把黄濑抱了起来,揉揉他汗湿的金发,告诉他[你已经做的很好了]。那个场面青峰看在眼里,却一直有点抗拒回忆起来。
这时黄濑已经把医生叫了过来,老校医显然对于突发状况感到很意外,念念叨叨地教训了一下两个年轻人,快速帮青峰检查起状况来。
“应该是膝关节半月板撕裂。”医生报出了诊断结果,他看向青峰:“小伙子啊,你是不是之前受过伤,还没痊愈就中断治疗了?”
青峰没法否认,虽然能自由走动,但他确实没等腿伤完全好就回国了。他[嗯]了一声示意,没有说话。
“医生,他的情况严重吗?会不会留下后遗症?”从医生的表情中猜到了青峰不太乐观的情况,黄濑有些焦急。半月板损伤在球员中十分常见,通常配合治疗是可以痊愈的,但他还是担这一次受伤会给青峰的篮球生涯带来不好的影响。
“这个及时治疗应该问题不大,但我这里没有办法系统地医治,只能做些应急的措施,还是建议到大医院去看看。”
“好的,谢谢医生。”


老实说,绿间真太郎在看到黄濑和青峰一起出现在自己工作的医院时,还是有小小的意外的,当然他并不会像高尾和成那样把这种意外表现出来,只是默默地推了一下眼镜。
“所以说,你就是想让青峰在我们这接受一段时间的治疗,等他腿伤痊愈了再放他回美国对吧。”在听完黄濑自顾的一长串说明后,绿间总结出了其中的中心意思。
“嘛,差不多就是这个意思啦。”没有在意绿间简单粗暴地打断了他的话,黄濑继续说道:“因为小绿间很可靠啦一定不会让小青峰乱跑的。”
你以为除了你他还会好好听谁的话啊。绿间很想狠狠地吐槽,当然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其实他早就知道青峰回国了,桃井几乎是在接到青峰电话之后就马上告知了他以及奇迹众――除了黄濑――其意图明眼人都明白:“那两人一起回国实在是机会难得,你们记得见机行事,不求进展快只求一次到位!”绿间承认他和高尾在上一次见到青峰时旁敲侧击地提起过黄濑,但他也没想到这俩人这么快就一起出现在他面前了。
“骨科那是是高尾的专长,那家伙的话肯定会答应的吧。”绿间的话音刚落,刚刚在隔壁诊室帮青峰做完全面检查的高尾和成就推门进来了。
“小高尾,小青峰的情况怎么样了?”黄濑立即开口问道。
高尾一边往自己诊室的房间方向瞟了一眼一边回答:“嘛,比起昨天来检查时伤势确实又加重了,不过还不算太悲观,建议尽早手术就是了。”说罢他又看向黄濑,“青峰君现在行走不便,我先给他敷了点药让他在房间里休息,你去看看他吧小黄。”
“好,谢谢小高尾了。”


黄濑推门进到休息室时里面并没有开灯,窗帘也是半掩着的,环境显得略为昏暗。青峰背对着他坐在床沿,头低着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听到开门声他微微侧头:“黄濑吗?”
“嗯是我,小青峰现在感觉还好吗?”黄濑说着也走到床边,但并没有在青峰身旁坐下,而是背对着青峰坐在了另一端的床沿上。
“……还……过得去吧。”青峰思忖了一下才模棱两可地回答。
“并不好吧。”青峰的后半句话还未说完黄濑的声音就突兀地插了进来。
“……?”
“小青峰你啊,以为自己表面上看着跟没事人一样,其实心情什么的都完全掩饰不住啊。”有点像开玩笑是语气,却又让青峰觉得他说得无比认真,“真是的,怎么还是像以前那样,一点长进也没有啊。”
青峰听罢低低地哼笑出声:“也许吧。”
“怎么了,因为在比赛中意外受伤无缘这次的最佳新秀奖让你很受打击?”
话问出后久久未得到回应。
正当黄濑试图再说点什么来敲开青峰的内心时,对方的声音终于又一次落入自己耳中。
“黄濑。”他的声音有点沙哑,但语调极为平稳,甚至让人无法猜出其中所带有的感情色彩,“你今天早上说的那些都是真的吗?”
“……嗯?”
“就是那个啊,发布会上讲的那些话。”
终于反应过来对方的所指,黄濑的声音里染上了一丝无奈的笑意:“什么啊事到如今小青峰你居然还在怀疑这个?为了能和你比肩前行而努力什么的不是从一开始就没有变过吗?”
“不,从来没有怀疑过啊。”青峰不动声色地转过头,他看见黄濑双手撑着床沿背对自己,头微微抬起望着某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他发现自己似乎很少认真看过黄濑的背影。他还是那么瘦,不算非常宽阔的后背在并不光鲜的环境下全然没有平日看起来的挺拔伟岸,反而有一种不堪重负的疲惫感。说起来之前一直都是这家伙看着自己的背影不断追赶的吧。立场的交换让青峰有了一种难言的复杂情感,他发现自己突然很想抱一抱眼前这个人。而想做的事情会渴望迫切地实施是青峰大辉的一贯作风。
青峰说了半句话就没了下文,表意也不明不白,这让黄濑难免有些疑惑。正想这要不要自己先开口问时,却突然感到一片温暖附上脊背。一双有力的手从背后箍住了他,背后传来对方的心跳声,与自己的交叠在一起。
“青、小青峰?”
“我说你啊,总是自顾自地认为一直在追逐我,好歹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


青峰答应了黄濑让自己在国内治好伤后再回美国的要求,高尾考虑到他的身份给他安排了一间单人病房,当然这只是表面原因,更重要的是想给青峰和黄濑充分的共处空间。医院有时真是一个适合培养感情的场所呢,为他们进展比自己想象中要快而感到欣慰的高尾这样对自家恋人说。而绿间对此种说法只是推了推眼镜,不予置否。
安置好青峰后黄濑匆匆赶回了公司安排的小型晚宴,毕竟是为了庆祝发布会的圆满结束,身为重要人物的他也不好意思缺席。晚宴期间有不少公司里的新人来给他敬酒,上司们也挺满意他的表现,与他互敬了几杯。黄濑的酒量经过几年的锻炼已经变得很不错了,在高中时期还会在聚会上被爱慕他的女孩子们灌得不省人事的他,现在对于应酬上必要的酒精摄入已完全可以应付得来。他面不改色心不跳地喝下一杯杯酒,借着时机向上司申请了半个月的休假。上司知道他前段时间为了准备发布会和接手大大小小的设计方案策划忙得天昏地暗,几乎连例行的假期都没有好好休息,发布会结束后公司的事务也会相对轻松些,也就批准了。
待晚宴结束后时间也已经不早了,虽然没醉但酒精的作用仍使黄濑有些许大脑昏胀的感觉,他回到公寓匆匆淋了个澡,扑到床上倒头便睡。在就要睡着的前一秒,黄濑的脑海里突然闪现出了下午在医院时青峰的一句[好歹也考虑一下我的感受啊],当时的他只顾着数自己频率加快的心跳,并没有想清楚青峰的表意。而现在的他也无法在大脑一片混沌的情况下深入思考青峰的话,带着一丝困惑被无边的困倦淹没。
他又做了个梦,这个梦他昨晚才见过:就是他正在追逐青峰的时候发现对方落于自己身后,而自己却停不下脚步,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青峰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的那个。这个场景又在他脑海里回放了一遍,他又一次看着青峰捂着右膝痛苦地半跪着,无法站起来迈开下一步;又看到青峰用无助的眼神看向自己,说着自己无法听到的话语。他把青峰吐出的音节当作唇语拼命解读,直到青峰又将要离开自己的视线时,才惊觉对方说的是:
“等等我!”
黄濑猛地睁眼,从梦境的深海里被一下子捞起。他用手抹了把额角,发现手背也蹭上了一层薄汗。他翻了个身正躺着,手臂覆在闭着的双眼上。
――这就是你想表达的意思吗?小青峰。


TBC

----------------------------------

明明在回来飞机上已经码了三分之一结果还是拖了两天才码完_(:3」∠)_
暑假余额已不足十天,我还要跟作业大战三百回合,产力会比原来更低_(:3」∠)_

评论
热度(12)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