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青黄】等 Chapter 9

分了两次写,第一次是上个月所以可能有点地方衔接不当TAT


Chapter 9

黄濑成功地申请到了半个月的假期,老实说他自己对于请求被批准也有点惊讶,他当然没有白白浪费这个假期的打算,自己充分休息的同时不忘天天跑到医院盯着青峰。他和青峰彼此都已经默认了重归于恋人关系的事实,封尘三年的感情正一点点地被重新挖掘出来,这是一个微妙而让人焦虑的过程,感情积聚得太多太多,又太久太久未被释放,指不定哪天就突然爆发出来了。而他们似乎也在等待那个爆发的瞬间,更准确地说,还带着一点点期待。

 青峰的膝盖恢复的不错,虽然依旧行动不便,但至少不会疼得那么厉害了。然而青峰的内心的无力感依然没有消失,20几年里他从未觉得自己这般无用,黄濑照顾他他很开心,但是这并不是自己真正想要的。受伤对于以自己的身体为资本运动员而言,打击无疑是很大的,尤其是在本该有一大步跨越的时候将你前进的脚步硬生生的阻拦回来,一切的努力便化为乌有。而青峰恰巧碰上了这种情况,更糟糕的是,他是一个篮球天才,在去到美国前在篮球领域占尽大半风光――当然,如果没有受伤,他现在也应将要在世界篮球的舞台上光芒万丈了――因此受伤对于他来说的打击程度更是大于常人。但青峰无疑不是会轻易被打倒的男人,十几年来树立起的自尊与傲气让他坚信自己可以在更大的舞台上为人所瞩目,更何况,他身边不是还有比他更早体会到这种近乎致命的打击,却还是凭借倔强与努力走到现在的人吗? 想到这里,青峰循着病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望去,不出所料地看到那个人身着便服提着两个便当袋走进来,脸上挂着自己最喜欢的那种笑容,让青峰恍惚间有了阳光照进眼里的错觉。 

“今天好慢啊,黄濑。” 

“什么啊,明明只比平时晚了十分钟吧。受伤啊生病啊什么的真是容易把人娇惯呢。”黄濑佯装微愠地皱着眉,心想自己是不是又不小心把青峰骨子里的劣根性给挖掘了出来。先前黄濑一直是给青峰买盒饭吃,仅仅过了三天就被青峰以[没你做的好吃]为由要求自己做便当给他吃,当时没答应第二天却真的带去了自制【爱心便当】,黄濑觉得自己一定是因为休假过于安闲才这样做的。 黄濑的厨艺比高中时长进不少,这大概是拜他独自在法国生活时不得不自己照顾自己所赐。青峰做出勉为其难的样子夸了他几句,心里暗爽之余还得躲着黄濑玩笑性的攻击,他们小闹了一会,最终还是无悬念地抱成一团,嘴唇碰到一起,交换了一个淡淡的吻。他们最近稍微有点腻歪,使得中午时常需要来检查情况的高尾和成不被闪瞎了许多次,他不止一次向绿间诉苦并趁机调戏,无例外地被对方回以一句[去死]。 吃饭的时候黄濑顺手打开了电视,调到新闻台的时候正巧在播着体育新闻,似乎还是篮球相关的。

 “……我国赴美篮球新秀火神大我斩获本赛季NBA的最佳新秀奖,现已接受我台记者的采访,下面请看详情。” 主播小姐字正腔圆地进行报道,电视镜头下一秒切换到美国那边的现场。 

“小火神真是厉害呢,小黑子看到一定很高兴吧。”黄濑盯着电视吞下一口饭说道。

 “噢。”青峰应了一声,内心的不甘难以忽视。他当然承认火神的实力,也觉得火神确实当之无愧,但他还是觉得自己本应也有这个实力。 镜头中火神正在接受记者的采访,只见那个红毛的大男孩伸手挠了挠还在淌汗的脑袋,组织了半天也没憋出一句完整的回答,显然很不擅长应对这样的场面。

 “……呃,那个……怎么说呢,能获得最佳新秀我很高兴,但是还是稍微有一点遗憾……” 

“是什么遗憾呢?可以和电视机前的大家分享一下吗?”身形娇小的女记者见机赶紧追问,手举上了头顶才成功把话筒伸到了火神的嘴附近。 

“……可以的,那个,就是很遗憾我的朋友青峰大辉因伤暂时离开了球场,我希望不久后他就能重回球场,我非常想再和他切磋球技。” 

听到另一个新星球员的名字被提起,小记者兴致高昂了起来:“青峰选手也是一位非常优秀的球员呢,他现在或许就在电视机前看直播哦,火神君有什么想对他说的吗?” 

“这个啊……那就……”火神侧着脸稍稍思考了一下,转而看向镜头,“虽然很遗憾不过,不过我可要先走一步了,反正你肯定很快就赶上的吧,加油伙计!” 火神说话时黄濑偏过头看了一眼青峰,对方微微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月前。美国。 

“我说啊……”刚结束队内例行训练的火神大我此时正坐在青峰养伤的病房里,随手开启了一瓶运动饮料,眼睛的余光撇见一旁专注翻阅有着大欧派美女杂志的青峰,早就想说的话还是没忍住,“你这样下去不行啊,青峰。” 

“……啊?”听见自己的老友突然说出了不符合他认知的话,青峰慢了半拍才应声,关注点却没从杂志上移开。 火神料到他的反应,仰头咕噜咕噜地灌了小半瓶饮料,才继续说道:“我知道你现在腿伤了不能打球,但是……怎么说,说颓废好像也不太对,不过这种让人燃不起来的状态好歹也给我适可而止一点啊。”再次回到长期在美国的生活,火神的日语水平似乎又重新退化了,他觉得自己难以把想法正确地表达出来。 可是青峰又何尝不知道他想说的意思,他对自己的状况清楚的很,内心也比表面看上去更烦躁焦虑。他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转过脸看向火神。 

“那你说该怎么办吧。” 

没想到问题还是被抛向了自己,火神看了一眼青峰,分两次饮尽了手中的饮料,他把手中的易拉罐捏扁,准确地投进了角落的垃圾篓里,才再次开口:“你还记得三年前黄濑怎么对你说的吗?”突然提起了久违的某个名字,火神有点心虚地往别处看,想了想又换了一种说法:“不,我是想说,回国看看吧,说不定能帮你摆脱这种状态,老实说我已经看不下去了。” 即使很久没联系,不过黄濑大学毕业后去法国发展了这件事是个人都会知道。至于火神为什么会知道黄濑几天前回了日本,那都得归功于和恋人黑子哲也长途电话聊天时对方不知有意还是无意透露的信息。 知道自己刚刚的话似乎太生硬了,毫无逻辑和依据,分分钟会暴露真实意图。他偷偷看了眼青峰,却发现对方似乎是认真考虑了起来。 那个沉没于心底的名字忽然被硬生生地打捞起来,在不给他任何心理准备就呈现在自己眼前,青峰这才发现自己内心焦虑的根源所在。受伤后一直困扰他的问题,不是自己将会错过多少展露才华的机会,也不是腿伤会不会留下后遗症对他以后的生涯产生影响,而是要怎么面对黄濑凉太,那个说着要追上自己,也确实做到了的人。 说到黄濑凉太对青峰大辉的憧憬,熟悉他们的人没有不知道的。高一那年的IH上黄濑抛却了憧憬也还是没有赢过青峰,所幸的是第二年他们又有了交战的机会。在桐海二战之前,他们还有奇迹时代的其他成员曾有过与美国当红街篮队交战的经历。黄濑第二年的每一场比赛如果与自己比赛的时间没有冲突,青峰几乎每次都有去观看,他知道黄濑在以惊人的速度成长,但直到那次与美国球队对战前,他都未曾真切地感受到黄濑的真正实力。当时他们正处在被那群美国的高手压制的境地,情况对己方极其不利。他们的队长赤司征十郎根据场上形式做出决断,派出他和黄濑去对抗攻势迅猛的锡伯。 青峰记得自己当时半开玩笑的对黄濑说: “你可别拖我后退哦。” 

“知道了。”对方轻声简短地应答,少了往日沉不住气的聒噪。 黄濑不会拖他的后腿这一点青峰是可以肯定的,他也丝毫没有小看黄濑的意思。但黄濑的表现大大超出了他的预计,近乎完美的与他完成了多次绝妙的配合,之后独自面对锡伯时的表现更是让人感到惊艳。这样的黄濑让青峰身上的每个汗毛都兴奋了起来,他无比期待与黄濑的再次交战,甚至都要笑出声了。青峰没过多久就如愿以偿了,他们迎来了IH上的第二次对决,那场比赛在两队王牌的主导下打得波澜迭起,悬念重重。他们像野兽般彼此对峙着撕咬着,竭尽全力酣畅淋漓,博得场下不觉掌声与由衷惊叹。青峰知道他和黄濑早就不是憧憬者与被憧憬者的关系了,黄濑确实不再需要憧憬他,因为他已拼尽全力赶上了他。那场比赛海常最终还是以一分惜败,但黄濑并没有再为此落泪,因为那并不是实力的问题。 

“黄濑,你变强大了。”赛后青峰单独找到黄濑,说出了内心所想。

 而黄濑看着他,笑得一脸灿烂:“当然咯,下次绝对赢你!” 

青峰轻笑:“你倒是试试啊。”

 黄濑后来确实没有赢过青峰,原因是他在一次外景拍摄中因为道具设备的缘故从较高的地方跌了下来,人没受什么重伤,先前伤过的左腿却没能幸免。当青峰发疯似的赶到医院时,被告知的只是黄濑的腿已经不足以再支持他打篮球了。在听到消息的一刻青峰是茫然的,但他意识到了黄濑会比他更茫然。那段时间里黄濑确实变了不少,即使表面上佯装出一幅没事人的样子,失去篮球的他却再也不是原来的黄濑了。 他们闹了一些矛盾,那是他和黄濑感情上最黑暗的时期,青峰懒得再回想一次。可是在他们闹分手的三年后,也就是现在,那个人又以光彩夺目的姿态走进了世界的视野,出现在他眼前,倔强地兑现着“不出三年我重新赶上你”的承诺,自己又有什么好消极的呢? 回忆中止。 黄濑盯着青峰发了会呆,看到先前陷入沉默的人忽而把脸转向自己,深青色的眼眸里不知藏的是什么。他示意自己凑过去,下意识跟着做后猝不及防地被夺走了呼吸。 青峰捧着黄濑的脸吮吸着对方红润的薄唇,舌头试探性地游走在齿间,似乎在征求继续深入的意见。对方没怎么抵抗地松开了牙关,也主动伸出舌头迎合纠缠。这个吻持续了很久,直到两人都喘不过气才结束。空气似乎也变得暧昧起来,只听见两人的喘息声此起彼伏。 青峰认真的看着眼前的人,用低沉的声音吐出话语: “谢谢你,黄濑。”


----------------------TBC-------------------


开学真的比想象中忙好多,只能节假日码__(:3」 ∠)_
分了两次写完(上次是9.3),这章想写的内容比想象中多太多没写完整下章补__(:3」 ∠)_
没什么人看但还是想发出来,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QwQ

评论
热度(11)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