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轰爆】Undercurrent(00-01)

Undercurrent

 

*无个性现代背景

*调酒师(情报员)×鼓手(警察)

*乐队的成员直接搬了原作文化祭的设定,有少量上耳

*篇幅大概中篇,涉及的人物比较多,可能会有点慢热

*私设很多,很多,很多。

*如果没问题的话,请↓

 

 

-正文-

 

 

 

[00]

经过吧台的时候,一阵有节奏的声音吸引了他。

不由自主地,他向身侧投去一瞥。

被那群聒噪女人围在中央的是一位身着的黑白制服的青年,年龄约莫与自己相仿。只见那人侧身而立,双臂抬高并不断地屈伸摆动,双手握着的金属制壶状容器正是那清脆声响的来源。

哦,调酒师啊。他想。发色还蛮特别的。

爆豪爆豪,这里!

友人的呼喊阻止了他进一步的探究。他朝那个角落走去,骂骂咧咧地问对方为什么选了个这么偏僻的位子。然而那个白痴脸答非所问,一边拉着他坐下一边说,这样人就到齐了。他这才注意到对面坐着两个生面孔,应该就是友人前几天提起的键盘手和贝斯手了。他挑了挑眉,简单地打了声招呼。

酒吧的服务生把香槟[1]送到了他们的桌子上。他们每人拿了一杯,身旁的好友率先站起身。

那么,为了庆祝我们的乐队成立——干杯!!!

浅金色的酒水被一饮而尽,裹挟着气泡的液体滑过喉咙,微微的苦味和果酸味让人精神一振,如同施了魔法般将囤积一天的疲乏驱散了。

他放下酒杯,目光游移时无意中与某个方向投来的视线相交。

那一瞬太短,让他不知到是不是错觉。

 

 

 

[01]

叮铃。

发出声响的是门沿处挂着的铜铃。厚重的木门被用力推开,携进一些零落的风尘雨露。来人没有走进酒吧中央的喧嚷人群,反倒是拐了个弯,在门右侧的吧台前落了座。

“老样子。”

闻声,轰焦冻抬起头,见到是许久未见熟悉的面孔,便略微颔首示意。

“还是一杯『马提尼』[2]对吗?基酒是选择金酒还是伏特加呢?”

“伦敦干金。不要橄榄。

“好。”

轰取了一只普通的倒锥形酒杯,放入几枚冰块为其预冷,他从一边的瓶架上取出贴有黄色标签酒瓶,又转身从酒柜里拿了一只绿色瓶身的,将其按比例配至装有冰块的调酒壶中。

摇酒的时候他抬头看了一眼侧面墙上的挂钟,现在是晚上九点出头。

门上的铜铃响声不断,傍晚聚集于此的食客们趁着外面雨势收小而陆续离开,与为了享受夜晚而来的客人擦肩而过。轰的视线掠过人群投到对面,那里是一个不算大的舞台,一位驻唱歌手正在舞台中央自弹自唱,九十年代的经典情歌明媚中带着点散漫,摇酒发出的清脆声响融进歌曲的节奏里,形成了奇特的和音。吧坐上的中年男子一下一下地用手指在腿上敲出节拍,一看就价值不菲的腕表和戒指显示出他不一般的身份。

“干马提尼。请用。”

结了水雾的酒杯被推到面前,男人捏着杯脚小酌了一口,而后问道:“之前委托你们调查的事情,有得到什么新的情报吗?”

调酒师没有马上回答,他将先前取出的酒瓶归位,又把服务生送回的酒杯如数拿到水龙头下清洗,哗哗的水流声削弱了周围人们的杂言碎语。

“那件事的话,现在还没有查出结果。”洗干净的酒杯被一只只地放入沥水槽里,“那几个人的身份是确定了,但与这几次事件的关联还有待确证。”

“这样吗……”男人皱着眉摸了摸下巴。他不紧不慢地小口喝着杯中的浅色酒液,随后从皮包里拿出一个牛皮纸信封,放在吧台上推了过去:“那么,接下来也继续拜托你们了。”

“了解。”

最后一句歌词的话音落下,吉他的弦在随性的拨弄下跳出几个宛转的尾音,宣告着表演的结束。驻唱歌手简单地致谢后便离开了,舞台上的灯光熄灭,只有背景墙上的投影屏还未暗下来,屏幕右下角显示此刻的时间是[21:25]。

像是在默契地等待什么一般,客人们渐渐安静了下来。之后的五分钟里,场内几乎只能听见玻璃杯与桌板的碰撞和偶尔的轻声细语。

“啊啊,‘夜晚’要来了。”中年男子小声感叹道,将杯中剩下的酒一饮而尽。

“是啊。”轰把擦拭干净的最后一只酒杯放回杯架,顺着众人的目光朝舞台望去。不出所料,投影屏的下方此时已经多出了几个人影,他知道,下一场的表演者已经就位了。挂钟上的秒针不疾不徐地走着,替他倒数最后的十几秒。

嘀嗒、嘀嗒……

嘀嗒。

犹如触发了某个特殊的机关,在投影屏上的数字跳转到[21:30]的一瞬,灯光自上而下地射向舞台。与此同时开场曲的乐声奏响,先以吉他起头,随后电子琴和贝斯踩着拍子加入,前奏过后,乐队主唱的歌声连带着台下的欢呼声响起,将酒吧带入了一个与先前全然不同的氛围之中。

轰的目光聚焦在舞台的某一点上——那个在舞台后方中央的、除了舞台灯以外的另一个光源——那个鼓手。开场曲的第一段并没有加入架子鼓的伴奏,只见那个人微低着头,身体轻晃,一只脚跟着音乐的节奏打着拍子,似乎在静静等待需要自己加入的节拍点。须臾,他动了,右手的腕部一抬,利落地将鼓棒甩在镲片上,随后左手以稍慢一点的节奏在鼓面与镲片之间来回敲击,同时加上踏奏,营造出错落动感的音律。随着旋律的推进,手腕甩动的频率不断变快,棒槌敲击的力道也愈发加大,快得如顺流而下的湍湍山涧,响得似穿云裂石的滚滚天雷。最后双手同步的几下猛击,更是如同大爆炸一般,将整个演奏推上了视听的最高潮。

台下的观众再次沸腾,将此起彼伏的欢呼与接连不断的掌声回馈给演出者。五光十色的流动晕彩将轰的视线搅得模糊,舞台上的状况看不明晰,但他几乎可以肯定——自那个方向投来的挑衅般的尖锐目光,一定来自于那个鼓手。

 

 

--

[22:16],休息室内。

“感觉今天来的人比平时要多啊!”黄头发的青年将自己的吉他放到一边,接过队友递来的矿泉水,仰头灌了几口,“难道是我们的粉丝变多了?”

“别想多了,”坐在对面的短发女生小声清了清嗓子,连续演唱七八首歌确实给她带来了不小的负担,“刚刚外面下了暴雨,应该有不少人都是为了躲雨才进来的吧。白痴上鸣。”

“耳郎你能不能有点情趣?刚刚退场的时候可是有个巨乳美女朝我笑了一下诶,一定是被我的帅气迷倒了吧!”

“请不要把你的白日梦带到晚上来好吗。”

“喂喂——”

“好了好了,你们俩都别吵了。”一旁扎着马尾的黑发女生打断了他们,她实在看不下去那两人几乎每天都要上演的口水战,“不管怎么说,来看的人多总是好的嘛。你说呢,常暗?”

“暗夜的狂欢。”角落里身着一身黑衣的青年悠悠地吐出这么一句话。而周围的几位在相互对视了几眼之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他对刚刚酒吧里高涨的氛围所作出的评价。

“……”

为了调节一下突然冷却的气氛,八百万百尝试着转移了话题:“说起来,爆豪君今天好像意外地很安分呢?”。

“啊啊?”突然被叫到了名字,独自坐在一边的金发青年这才将思绪从别处拉了回来。

“就是啊爆豪,”上鸣电气也注意到了友人的些许反常,“你平时那要把观众的鼓膜都震破的气势今天去哪了啊?刚刚也是,一直没有说话吧。”

“是工作太累了吗?”

处于话题中心的人终于意识到自己不在状态的表现引起了队友的关切。

“你胡说什么呢白痴脸,我哪次不是抱着打爆他们的心态去表演的?!啊?!”他的语气一如既往地暴躁,“还有,老子对你们这群家伙的闲聊一点兴趣也没有!!!”

“喂爆豪你什么时候才能改改你说话的语气啊??”上鸣对他的态度表示不满,“不会是看上台下哪位漂亮姑娘了吧你!!”

“傻子,不要总以为谁都跟你一个样好吧。”

“耳机女你说什么??”

“响香你就不要老是挖苦他啦……”

“暗夜的喧哗。”

……

看着又开始吵闹起来的队友们,爆豪胜己暗自松了一口气。他的分心并非没有原因——要怪只能怪他的上司相泽消太给他安排的新任务。

三天前,这位搜查一课的课长把他叫到办公室里,先简单地恭贺了他获得晋升,随后进入正题。他递过来一沓资料:“爆豪,这个案子交给你来做。”

他接过资料简单地翻阅了一下,是一天前夜里发生在市中心某大型购物超市的一起纵火案。

“你也知道吧,最近几个月市内发生过好几起类似的事件了,虽然都没死人,但是已经足够引起市民恐慌了。”相泽说。

作为几个月来被接连不断的案件搅得头昏脑涨的人之一,爆豪自然很清楚相泽说的一切,但他不明白,为什么课长要为了传达这个指令而特地把自己叫过来,按道理只要像平时那样统一分配任务就可以了。

“所以你是想让我去调查这起纵火案?”

“不,”相泽从衣袋里拿出一根烟点燃,“是去调查这一系列的‘连环纵火事件’。”

“……”爆豪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等待下文。

“我们刚刚得到了一个最新的线索,这几起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在作案前都去过同一个地方,”说着,相泽从开了锁的抽屉里抽出一小叠照片,“在这里。”

爆豪接过那些照片翻看了几下,在认出上面的地点时,他有些惊讶地挑了挑眉。

“这个地方就由你来调查了。”像是故意想看下属有趣的表情,相泽吐出一口烟,进而补充了一句:“你不是……在那里有个‘副业’吗?正好适合做这个,还不会打草惊蛇。”

“哈啊?!”

爆豪并不清楚相泽到底是从哪里得知自己在酒吧搞驻场乐队的,但此时他更在意的是,这个看上去再普通不过的酒吧,竟然可能与连环犯罪的事件有所关联,“所以说这到底……”

“期限是三个月,做得到吗?”他的上司没有给他继续追问的机会。

这是爆豪胜己开始暗中调查这家酒吧的第五天。

线索很少——毕竟这里表面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可疑之处,而在通缉名单上的那几位也未再现身于此。对于酒吧的相关信息,相泽给他提供的前提是“几名嫌疑人案前都出没过的地方”,这实在是有些笼统,但他没办法——那位课长一向如此,明明可以提供更多有用的信息,却偏偏要考验他们“自主断案”的能力,还总爱用显然不够的调查期限来强行减少可能造成的低效率情况,以确保他们每月的业绩。但他也知道这位“魔鬼课长”对自己很重视,否则也不会将如此重要的案件分派给他,而对于任何事情,他爆豪胜己无疑都是要做到完美的。

相泽给了他前三次纵火案的嫌疑人名单——这份名单尚未对外公布。他看过了那些人的资料,发现他们无论在身份关系还是工作领域上几乎都没有关联。因此他推断他们是受了某些人的指示才去作案的。而如果要与那家酒吧有联系,那么就有两种可能:其一,作案人员与幕后指使者在酒吧提供的场所谋划犯罪,酒吧只是他们之间的一个交易平台;其二,酒吧本身就是案件的幕后指使者。至于是其中的哪种,却无从证明。他试着将调查的范扩大到酒吧的工作人员身上,但并没有看出明显的端倪。两位迎宾小姐,一位女收银员,一位调酒师,十几个服务生,还有一些临时的舞台表演者——除却顾客之外,这几乎就是平时在场的所有人了。至于主管之类的高层人员,他还没有见到过。

发现疑点恰恰是在刚结束的那半场演出途中。

借着炫目的灯光,爆豪看到了一个令人在意的面孔——坐在对面吧台前的那位中年男子,松本贵之,N市首屈一指的富豪、垄断了市内大半行业的商业大贾。同大多数公众人物一样,社会舆论对于这位松本的评价褒贬不一,赞扬的多是肯定他的企业对这座城市发展的贡献以及他本人偶尔的慈善行为,贬斥的就花样百出了,使用恶劣手段控制市场、背着常年在国外的妻子与女秘书交往、与域内外黑社会长期存在地下交易,诸如此类的传闻,爆豪多少也有了解。如此身份的人,若想品酒完全可以去更高级的私人会所,为什么却会出现在地下酒吧这种地方呢?

目光右移,自然而然地落到了那位调酒师身上——那人半红半白的发色相当显眼,爆豪第一次踏进这家酒吧时就注意到了。他常常听到酒吧里那些女人讨论,那个半分脑袋帅得可以直接靠脸出道,在这儿当个酒保怪可惜的。对此他只是嗤笑一声,不以为然。

而现在,他倒是对这位冷面酷哥有点兴趣了。

这永远气定神闲的家伙,究竟仅仅是一名调酒师,还是涉嫌一系列纵火事件的共犯呢?


 

“爆豪,喂喂你听到了吗爆豪!!!”好友的声音再次将游离出去的思绪拉回。爆豪胜己一抬头就看到了上鸣电气在自己眼前晃动的手掌。

“你发什么愣呢,下半场时间到了,该上台了。”

“知道了,”他站起身,“你吵死了白痴脸!”

“还不是因为你总是走神!”

再次回到舞台上时,爆豪特地往对面的吧台看了一眼,名为松本的男人已经离开了,取而代之坐在吧坐上的是几位看起来比较年轻的女性,似乎只是普通的顾客。而那位调酒师依然手法娴熟地忙活着,脸上毫无波澜,让人捉摸不透。

乐声响起,爆豪双手一挥敲响了眼前的乐器。他卖力地敲打着,力道比先前更大,节奏比先前更利落,像是为了打消队友的顾虑,又像是想引起什么人的注意。

终于,他感受到了那双眼睛投来的视线。那视线是凉薄的,却又似乎带了点温度,犹如在深山的幽穴中燃起了一小撮柴火,说不上多炙热,却真实可感。

于是他不动声色地微微抬了抬下巴,直直地将自己的目光朝那个方向冲撞上去。



-tbc-


[1] Champagne Pick-Me-Up香槟提神酒,由干邑1oz+鲜橙汁3oz+石榴汁2dash+香槟加满调配而成

[2] Martini 一种经典鸡尾酒,由金酒/伏特加+苦艾酒(+橄榄果实)调制而成


--

大概是一篇更新频率非常没有保障的文_(:3 」∠)_ 

有一些需要说明的点在后面的更新中会慢慢补充。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6)
热度(73)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