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子-

喜欢啥写啥。

【轰爆】Undercurrent(02)

[02]


爆豪胜己一进电梯就看到了切岛锐儿郎那簇火红的头发。

“哟哥们儿,”对方显然也注意到了他,“相泽今天那么早放人?”

“他晚上临时有个饭局,就把报告会推到下周了。”爆豪说着按下了负一层的按钮。眼前这位是他国中时期的老友,现在又跟他在同一个警署工作,两人见面自然是没什么芥蒂。

“你那边的事情搞定了?”爆豪问道,他记得这家伙一个半月前被外调去协助处理一桩走私案了。

“啊啊。”切岛有些头疼地说,“你都不知道那些‘地鼠’有多狡猾,我们堵了五六个密道才把他们抓住,听说那边审讯的时候他们一个个都把嘴封得死严,也够折腾一阵子的了。”

“噢。”爆豪应了一声,没有深究案件的细节,毕竟类似这样的案子他们一年要处理好几起,也早就见惯不怪了,“我送你回去吧。”

 

正值下班高峰期,又碰巧经过市中心的路段,公路上的车辆被堵得几乎动弹不得,车流如同要被凝固了一般及其缓慢地流动着。车内的广播电台切了又切,最终也还是没找到能让人感兴趣的,最后干脆关掉。车外的喇叭声徒劳地此起彼伏,更是令人心烦意乱。

“对了爆豪,那件事你调查得如何了?”见拥挤的路况没有丝毫松动的迹象,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红发男人随口提起话茬。

“哈?”

“我听说了,最近的连环纵火案是你的组在做吧,你还被派去调查那个酒吧?”看到友人越变越黑的脸色,切岛还是没忍住笑出声,“相泽绝对是故意的哈哈哈哈哈!!!”

“你这混蛋少给我幸灾乐祸啊!”爆豪凶巴巴地吼道,“别告诉我相泽是从你这儿知道的狗屎头!!!”

“我冤枉啊!”熟悉好友脾气的人眼疾手快地挡住了对方作势要攻击自己的手,“但是话说回来这个任务也没有人比你更合适了吧,你甚至都不需要‘潜入’就能获取到情报,这样想想确实是那位课长的作风,简单高效。”

“就是这样才让人不爽啊!”

“别纠结啦,”切岛打着哈哈,“所以你有什么发现吗?之前那些嫌疑人有没有出现过?”

“没有。”爆豪没好气地说,“一个都没。”

“也是,有点脑子的犯人都不会傻到回自己案前现身过的地方吧。”

“……先不说这个。”

这时车流动了起来,爆豪将车往前开了一小段,再次停下来后才道:“你知道松本贵之吗?”

“松本?那个有钱佬?”

“对。”他接着说,“我见到过那家伙两三次了,他每次都会坐在吧台附近,点一杯酒来喝,然后交给收银员一个牛皮纸信封,里面装的应该是……‘酒水钱’。”

听者挑了挑眉:“这并没有什么不妥吧?”

“问题是那钱看上去远远不止一杯酒的价值。”

“……所以你是怀疑松本跟酒吧有某种暗地里的交易?”切岛会意,“确实,那个人在这儿的私人会所都有三家,只是饮酒享乐的话没必要跑去那种又吵又挤的地方……可是,这又跟你调查的那件事有什么关系?”

“我觉得,这家酒吧不简单。”爆豪说。

“相泽让我去调查,是因为先前几起纵火案的嫌疑人在都在那里出现过。假如这不是巧合,那便说明酒吧要么是这几起案件的指使者,要么是捞了好处的中间人。”金色头发的男人思忖着摸了摸下巴,补充道,“……我是说,我怀疑那家酒吧有一套内部组织,进行着某种别的营利活动。如果我们要彻底查清这个案子,就必须弄明白它的另一套运作模式。”

见老友难得苦恼的样子,切岛提议道:“要不过几天你去问问上鸣那家伙?他还有乐队那几个在那酒吧待的时间比你要长吧,说不定知道更多?”

“那个白痴脸还能知道个啥?”

料到对方会有这样的反应,切岛刚想劝告对方多少也信任一下好友,却又听见那人说:“这是工作上的事情,跟那家伙没关系,我自己会弄清楚的。”

这会儿切岛明白过来,这别扭的家伙是不想让公事影响到自己和朋友私下的生活。他知道这个人一贯如此,尽管看起来是个蛮不讲理的暴躁混蛋,事实上却理智的很,偶尔由于工作需要而委托他们帮忙,也从来不越界。

“虽然总是表现得很刻薄,不过爆豪果然还是很喜欢乐队的嘛。”最后切岛略带揶揄地说道。

“哈?只不过是一群叽叽喳喳的烦人家伙罢了。”驾驶座上的人嫌弃地说。切岛见他眉头微蹙,好像在考虑着什么,便也没有继续这个话题。

十分钟后,他们的车终于离开了堵塞最严重的路段,驶入了一片居民区。

“……啧,不行,”等红绿灯时,沉默了一段时间的人自言自语般地开口,“这种调查方法效率实在太低了,而且没法深入。”

“那你打算怎么办?”切岛偏头看了看自己的老友兼同事,问道。

红灯转绿,爆豪换了个档,启动车子拐向靠右的路口,“……去跟那里的人直接接触。”他一边说着一边停在了路边,“你到了。”

“噢,谢了兄弟。”

“啰嗦什么。”

“那就按你自己的想法办吧。”最后切岛说,他打开车门下了车,准备关门的时候又扭头补充了一句:“还有,当心点。”

“知道了。”

 

 

 

--

“多谢惠顾。”

上一位客人刚离去不久,沉重的大门又被打开了,铜铃象征性地响了两下,便很快归于沉寂。正在收银台整理账簿的栗发女子头也不抬,仿佛根本没注意到有客人坐在了吧台前。然而受了冷落的男人并不在意,他自顾自地点了根烟,在抽到第三口的时候,终于有人率先打破了沉默。

“最近过来得很频繁嘛,松本先生。”随着话音落下的是柜子上锁的声音。

见对方终于肯将注意力转移到自己这边,男人掐灭烟头:“我这不是上次来没见到你,觉得很遗憾嘛,凯米小姐。”

被称为“凯米”的女子从吧台的另一端走过来,她顺手拿过刚被服务生送回的半壶啤酒,随意拎了个杯子倒了大半杯,“啪”地放在了男人面前。

“抱歉了这位客人,我们的调酒师暂时还没回来,还请您将就一下。”

扔下这句话后,凯米转身就走,并没有打算跟眼前这位风流的金主有过多交谈。然而对方显然不怎么识趣,仍固执地找她搭话。

“喂喂,态度别这么恶劣啊,我好歹也是你们的大会员吧?”这样说着的男人脸上丝毫没有生气的意思。他看着眼前身着一袭黑色装束的女人,知道她的裙摆下面藏着一把随时可能抹了他脖子的小刀,却还故意问道:“说真的,凯米,你确定不考虑一下来我这里当私人保镖吗?”

无视。

“不愿意?以你的能力在这儿当个数钱的实在是太浪费了。”

依然无视。

“给你现在工资三倍的钱怎么样?你爱数钱的话我这儿有的是钱给你……”

“您身在美国的的妻子知道您在外面这么放浪吗?”终于,凯米忍无可忍地打断了他。要不是考虑到这里有不能伤害顾客的规定,她早就用以前对付其他男人的方法来处理眼前这个没完没了的家伙了。

“凯米小姐还真是无情呢。”男人悻悻地闭上了嘴。

这时,酒柜旁的那扇通往贮藏室的门打开了,微微的凉气被带了进来,缓和了刚刚稍显尴尬的气氛。

“今天到得有点晚啊,轰。”凯米看着姗姗来迟的人说道。

“抱歉,在路上稍微花了点时间。”迟到的调酒师先生把门关上,一扭头便看到了吧台前闷闷喝着啤酒的男人,“松本先生也在吗?正好,上二楼吧。”

 

“你先看看这个。”轰焦冻把一个文件夹递给坐在沙发上的男人。

他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酒吧二楼的棋牌室。说是棋牌室,实际上则是一间秘密洽谈室,对于能够进入此地的人来说,这是一个极好的交换情报的场所。这里不对一般顾客开放,只有预约过的会员以及酒吧内部的员工才能进入。

松本贵之接过文件,粗略地浏览了一下:“这几个人……?”

“前几次案件的犯罪嫌疑人。刚刚查出来的,警方暂时还没对外公布。”轰答道,“你认识吗?”

“唔……”男人回答得有些含糊。

“第一位是前段时间通过街头演讲获得许多群众支持的藤野议员,第二位是NK报社的木村主编,第三位是地方电台脱口秀节目的山田主播。”

一旁的凯米拿过文件夹翻了翻,“这几位……完全看不出有什么联系啊?”

“确实。”轰点了点头,饶是掌握了这座城市许多情报的他也感到疑惑,“所以,松本先生拜托我们查出他们的原因是?”

“上个月失火的那座仓库,”男人一边说,一边捏起桌上的飞镖玩具投向对面墙上的靶子,“本月初失火的那间餐馆、还有上周失火的那家超市——”

“都是松本集团旗下的分公司。”另外的两个人几乎是同时回答。

“原来如此,”凯米把文件夹放回桌上,“可是,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

飞镖投完了,掌握城市过半资本的富商靠上布艺沙发的椅背,脸上带着些许不屑:“哼,谁知道呢?大概是市侩小人的卑劣发泄手段罢了。”

“……但是,三个毫不相干的人,为什么都要选择纵火的方式?”短暂的沉默后,轰指出了一个疑点,“这真的是巧合吗?”

“唔……这个确实要考虑一下。”

“你怎么想?”

“这只是猜想,”酒吧的情报员看了一眼自己的委托人,神情严肃,“松本先生,你是不是被别的什么人盯上了?”

见对方皱眉而不答,他进一步说道:“三次都是针对你,而且采取的是相同的作案方式,这是不是说明——有某个人或者某个组织借他人之手来对你寻事呢?”

“毕竟松本先生在N市的敌人可不少啊。”凯米调侃道。

“哼,没事找事的蝼蚁们。”男人恶狠狠地骂了一句。

“总而言之,那边丝毫没有掩饰针对你的意图,松本先生。”轰用提醒的语气说道,“你的动作、行踪、以及与我们这边的联络,都可能会被他们知悉。”

“我们为了你考虑,也为了自己考虑……这段时间你最好不要再来了。”

听罢,拥有千万资产的男人嘲讽地笑了笑:“说得好听。”

他从沙发上站起身,不忘拿回挂在门口的风衣,“既然干的是这行,就不要妄想能明哲保身。”

他一步步朝门口走去,“你们或许无意中也已经成为了别人的猎物。”

“——这是大叔我在世上混迹这么多年,得到的一个,小小的经验。”

 

 

 

--

“请问有什么需要吗?”

爆豪胜己抬起头,便见那位身着黑白制服的人站在了自己面前,他有些诧异——这家伙明明刚刚还在专心致志地整理酒架,一眨眼就跑到这边来了,动静之小竟连受过多种感官特训的他也没有察觉到。

就像夜行的猫一样。

“请问有什么需要吗?客人。”见他不答,调酒师又问了一句,语气不见波澜,眼里倒是确实流露出了一丝疑惑。

“就『Highball』[1]吧。”最后爆豪随口说了一款平时在居酒屋常喝的酒。

虽然离上鸣电气邀请他来当驻场乐队的鼓手已经过去半年了,但到吧台点酒,印象中还是第一次。原因无他——就是为了试探这个神神秘秘的调酒师,顺便看看这里其工作人员的动作。

“好的,基酒就用苏格兰威士忌可以吗?”已经熟练地操起调酒用具的人用征询的口吻问道,语气中却似乎带着些许不容抗拒的笃定。

“……行。”

尽管对酒类没有太多研究,爆豪也知道,当地的高球酒一般都是用日本本土的威士忌调配而成的,以苏格兰威士忌为基酒的他也只在一家英式酒吧里品尝过一次——比起日本威士忌的爽适易饮,他确实更钟爱苏格兰威士忌那股独特而浓烈的焦香。而眼前这位调酒师明明是第一次为他调酒,却准确判断出了他的喜好,在感到惊讶的同时,一丝莫名的不悦也一同涌上了他的心头。

他不禁将注意力全都放在了眼前的人身上。这个人他见过很多次,但几乎从来都是在吧台对面的舞台上,隔着攒动的人群望到的。他知道这位调酒师长相俊美,然而只有在这个距离下,他才认识到这人远比那些女人形容得还要好看数倍。这家伙不仅头发是半红半白的,眉毛和眼睫也是,就连那宝石般深邃透亮的眼瞳都是一绿一黑的异色。天生的吗?他忍不住想,却又没法问出口。但最让他在意的是那块烙在左眼周围的疤痕。与精致得堪比艺术品的五官相比,这疤痕显得粗陋而黯淡,像是有一滩墨水被泼在了价值几百亿的名画上面。然而,正是这骇人的疤痕,它如此突兀地出现在那人本应无暇的面庞上,竟是意外地生出了一种别样的、诡谲的美来。他身着白衬衣,袖子挽到臂弯处,露出一截紧实的小臂,领口处配上一枚黑色领结,外面套上一件黑马甲,将腰线完美地勾勒出来。

“我衣服上有什么脏东西吗?”大概是察觉到了他的视线,调酒师停下了手里的动作。

与那双鸳鸯眸对上的一刻,爆豪感受到了一丝窘迫,像是有什么秘密被窥探了一般,让他没由来地心虚,又莫名地火大。

“不……没有。”他故作冷静,不动声色地转移了视线。

只见这阴阳脸的家伙取下一只高球杯来,往里放进三枚不规则的冰块。他右手的双指向内屈起,用指间的开口夹住盎司杯,左手握着瓶身,将酒水注入金属制成的量杯中,而后再翻过手腕,将它们倒进先前准备好的玻璃杯里,如此操作两次。焦糖色的酒液顺着冰块的轮廓分散地向下蜿蜒,在杯底汇集起来。随后他取来一瓶带气泡的透明饮品倒入杯中,直至将剩余的缝隙填满。

“『Highball』,请用。”

结着水雾的玻璃杯被推到面前,爆豪不客气地喝了一口。冰凉的酒水入喉让他感到酣畅快意,苏格兰威士忌独有的那股带着烟熏气息的苦味让人回味无穷。自己或许无意间找到了一个适合饮酒的地方,他有些不合时宜地想。

一边喝着酒,爆豪又不自觉地开始打量起眼前这个人来。他去过的酒吧不少,也接触过形形色色的调酒师,热情奔放的、一板一眼的、随性的、文雅的,他都见过。而眼前这位,明明是一身英式调酒师装束,手法也流畅规范,却给了他一种传统的日式调酒师的感觉——不如说,他身上散发的气质总让爆豪联想到哪个大财阀家族的小少爷。通过几天的观察爆豪也注意到,这个人甚至都很少主动跟客人搭话,调完酒就默默地清洗工具。有时有女人自动黏上来,他就静静地听,间或应上一两句,总能换来更多的倾心,而他本人却无动于衷。在这方面的毫无自觉与判断客人喜好时的敏锐给人一种奇妙的反差感,而这种错位却又不会让人觉得不协调。

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爆豪想。

这个人浑身上下都让他感到意外,感到好奇——这对常年面对各种各样的犯人的他来说是一种久违的体验。

一杯酒喝得快见底的时候,爆豪终于想起了自己前来点酒的目的。

“喂,你这家伙……叫什么名字?”他盯着调酒师那双漂亮的异色瞳,想从里面找出些许破绽。

似乎没想到会被问到名字,那个人斟酌了两秒,才答:“……叫我轰吧。”

“哦,轰。”他顺口叫了一声,“你在这儿……做全职?”

“算是吧。”对方显然没有多说的意思。这让爆豪感到不爽极了,他简直不明白为什么那些女人会喜欢这种木头脑袋,更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会脑子一抽选择从这个人着手。

忍住骂人的冲动,爆豪继续发问:“为什么要来做酒保?”

“和家里人吵架,被赶出来了。”

这个理由倒是出乎意料。

“哈,还真是小孩子气啊。”爆豪毫不客气嘲笑他,“家里做生意的?”

“……”调酒师沉默了。他看了一眼服务生刚送来的订单,一边准备下一位客人的酒一边开口:“抱歉,我们也不是什么信息都会提供给顾客的,爆豪。”

“哈?混蛋你就是在敷衍我吧?!……还有,你这家伙怎么会知道我的名字?!!”

“我听你乐队的队友提到过你。”调酒师将调好的酒放上托板,有些好笑地看着突然炸毛的人。

而爆豪盯着那个人的表情看了半天,硬是没想到该怎么回应。他搞不明白为什么被问话的明明是那个半边混蛋,最后哑口无言的反而变成了他自己。

最后,他只得忿忿地说了一句:

“切。多嘴的家伙。”




[1] Highball 一系列碳酸饮料鸡尾酒的统称,在日本居酒屋也很常见,一般由威士忌+苏打水(碳酸饮料)+冰块调制而成



-tbc-


第一更的时候提过这是个慢热的故事,所以前三章的轰爆对戏不太多,但是我保证从第四章开始每一章都会有,希望大家能耐心地看下去 _(:з」∠)_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评论(2)
热度(44)

© -陌子- | Powered by LOFTER